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死对头忽然拐我去结婚

第五百一十九章 有没有开始的可能

  

  如果是放在以前,林苒肯定是要婉拒的,原因无他,就算是让纪鑫觉得不高兴,她也实在不想跟卜昌平那个人再接触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是想到了刚刚跟蔡明睿讨论的事情,林苒点了点头:“行吧,是就我一个人还是连带二叔一起?”

“就你一个人,这件事目前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纪鑫脸上有神秘的笑容,“就那家我们两个都挺喜欢的旋转餐厅,能看夜景的那个,我查了天气预报,明天是个大晴天。”

“掏钱的是大爷,”林苒也笑,“你定哪儿就是哪儿,我回头跟二叔说一声不回去吃饭了。我那边还有点作业没写完,给杯子里倒杯水就去图书馆忙了。”

纪鑫点了点头:“那明天放学一起?”

“行,我过来找你。”

林苒在图书馆也没呆多久,因为莫执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他临时有事去远郊,公司里有点儿事就顾不上了,让她帮忙过去公司一趟。

毕竟说到信任这方面,没人在莫执的心里能在这方面比得过林苒。

他们开会的时候,尤晴晴作为新任助理也参加了,因为实在插不上话,尤晴晴已经开始想象如果是自己,穿上林苒身上那件西装外套会是个什么样子了。

直到林苒轻咳了一声才把她的思维唤了回来:“剩下的人通知了没有?”

秦逸点了头:“通知了,我亲自发的邮件打的电话,上次那个新闻我也安排人透风过去了。”

“那就好,安排座位的事情秦逸哥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说了。”林苒再次翻开自己手里的备忘录看了一眼,“那么就这样吧。”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尤晴晴本来想跟着林苒一起,但是被秦逸拉了一下衣袖,看到秦逸给她的眼色以后,尤晴晴不明就里的跟他一起留在了会议室里。

看着林苒他们都走出去以后,秦逸过去关上门,然后罕见的叹了口气:“尤晴晴,你就庆幸林苒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二爷,也就不会把你直接炒了吧。”

尤晴晴虽然心里知道是自己之前的不专业所惹出来的事情,可是嘴上却是不服输:“那么多材料,我怎么可能一晚上就看完?”

秦逸毫不客气的发出了一声嘲讽的轻笑:“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情,永远不要为自己不专业找借口。”

她想了想,然后坐了下来慢慢地对尤晴晴开口说话:“莫二爷这个人,你在咖啡或者是事物上犯了错的话他可能就仅仅只是看一眼就过去了,但是他最痛恨的永远是不专业的行为。无论是谁,我当年因为一份报告上的颜色编码用错了,直接被他冷嘲热讽到了狗血淋头。”

“那仅仅……”尤晴晴愣了,“我懂了,我会尽力避免发生这种事情的。”

“不是尽力,而是要全力。”秦逸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尤晴晴话里的漏洞,“那么我们的谈话也就可以到此为止了,我去拿衣服,你就在公司待命。”

当秦逸准备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转头跟尤晴晴轻声说了一句:“坚持下来,你会发现在林小姐的身上你能学到很多。”

林小姐?

林苒?

尤晴晴在心里笑了一声,那不过是个靠着父辈的富二代而已,能站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完全只是因为她的出身而已。

“我还以为您会把那件事情告诉二爷。”出了门,秦逸低声对林苒这么说,“你对生洋葱过敏不是吗?”

林苒笑了笑,低头确认着手里的那一份流程:“这没什么,我当年出去体验生活的第一天还在买咖啡的时候撒了自己一身。”

秦逸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在刚刚就一直想问的问题:“林小姐,您确定这个记者会能够给我们带来想要的效果?”

“事实上,我不是很确定。”林苒坐下来开始翻找文件,“但是秦逸哥,你看着吧,影响不可能会小的。”

“我当然知道这点。”秦逸拖过一把椅子在她身边坐下,“这个身份说出去就像是个深水炸弹一样。”020

“谢谢你没说,说出去以后那些记者就像追着臭味跑的苍蝇一样。”林苒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份文件,然后她转手递给了秦逸,“看看这个。”

秦逸打开文件,看了一眼之后抬头看着林苒:“公司账目清查?”

“当然,别告诉我,二叔没跟你说要找个外面的审计师来帮我看看账目清查。”林苒打开了电脑,开始确认自己的邮箱,“顺便问一句,我想买表,有什么推荐的吗?”

低头研究文件的秦逸只是笑:“林小姐,我觉得这个问题你还是问二爷比较妥当。”

“问二叔的话,二叔只会买完以后让我去刷卡付账单而已。”林苒迅速的敲了几行字回复了邮件,“算了,等一切稍微清闲下来一点再说吧。”

“您觉得这个清闲下来的时间可能会在很久之后,”秦逸把文件递还给了林苒,“还有一件事,您注意到了尤晴晴看您的眼神了吗?”

林苒把视线转回了秦逸身上,想了想之后,她闲适的半倚在桌子上和秦逸继续谈话:“正如你所见,她估计已经把我认定成一个富二代了。当然,我其实没办法反驳这一件事情,因为我的确……是个通常意义上的富二代。”

不能说林苒不对,秦逸看着她想,但是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亲手奋斗出来的。

曾经跟一个在莫家工作了很久的老人聊天的时候,秦逸知道了这位现在看着淡然佛系的大小姐曾经有过多么意气风发的时候,那位老人当时笑了笑,说当时很多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想要追她,可是林苒身上自成一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优秀气场。

可是太过优秀,或许会是一种负担也说不定。

尤晴晴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林苒还有秦逸笑着交谈,她听不清那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她却能清楚地看到林苒脸上闲适的笑容。

尤晴晴知道,自己在那天早上丢人了。

丢人怎么样呢?

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谁有本事说自己什么都明白呢?说错一回,全当是长见识了,下回就明白了。

当年她刚刚独自一人来雁城上学打拼的时候,连抽水马桶都没见过,第一次知道城里人居然坐着上厕所。从那时候开始,“不明白”“没见过”和“丢人”这三个词就时时萦绕在她的生活里,总有人笑话她是土老帽。

不过尤晴晴大概已经被生活磨练出的有这个本事,从来也不往心里去――土老帽就土老帽,乡巴佬就乡巴佬,谁也不是生而知之,见识这玩意,浇水撒土都长不出来,非要慢慢看,慢慢经历才行。只不过有的人会投胎,知道得早一点,有的人上辈子没把阎王小鬼贿赂好,知道得晚一点嘛。

可是当她看到了林苒之后,心里的这些自我宽慰却悄悄地崩塌了一个角。

就在刚刚的会客厅里,当林苒提到了某些事情的时候,大概是天花板上顶灯的光映到了她的眼睛里,像是飞快地划过了一层冷光,非常非常的……让人窒息。

尤晴晴在那个时候忽然有种感觉,好像林苒就像是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的人,拿着哄小孩的玩具一样的木头剑,看起来无害到简直不起眼的地步,只有在碰到敌人的时候,木剑的边缘才会露出森冷凝满了杀意的冷光,非要见血不可。

她从没有见过这么……犀利的女人。

其实林苒仔细的考虑过,莫执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她去谈场恋爱,鉴于现在她对莫执的感情似乎是不清不楚的。

她恋爱史并不丰富,严格来说就等于是根本没有,小时候那会就没这个心思,不会打扮,虽然长得好看,但是在一群会打扮的女孩子里并不出挑,想法又太特立独行离经叛道,以至于别人都对她敬而远之,之后有一天突然开窍,却遇到的大多是不怀好意的对手,或者有别的想法的,比如王温茂这种,真正奔着她这个人去的,也就只剩下两眼美色的猥琐老头了,林苒自觉没有特别洁癖了,也多少被恶心着了。

这些年里,她遇到的大多是无疾而终艳遇,大家来不及聊几句,就萍水相逢,各自散聚了。

她虽然还年轻,但是经历的却不比任何人少,更何况还经历了秦瀚海那场破事,已经发现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浮云了,少女一般喜欢帅哥,初出茅庐的年轻姑娘喜欢事业有成的绩优股,广大丈母娘们喜欢看着精神又不过分张扬,懂事有礼的潜力股。

虽然林苒自觉……肯定还算在“年轻姑娘”的范畴里,但是鉴于她特殊的成长经历,并且生活在“事业有成”那群人里的一员,伍子平那款的很难吸引她,狡猾和阴谋已经刻在这些人的骨子里了。

要是说到别人,倒也不是不能发展一段感情的可能,但那是在没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其实很难没有利益纠葛,如果真到了这个时候,恐怕对方放个屁,林苒也会觉得里面蕴藏着一股带着硫化氢气味的阴谋。

恐怕……反之也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