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三尺红妆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冒险

三尺红妆 浅浅的水湾 4030 2020-10-22 18:06

  

  有些时候能成大事之人想法都很疯狂,此刻的司徒锒给林羽琛的感觉也不外乎如此。

“做什么?”良久后,林羽琛沉声问道。

司徒锒正了正神色,很是严肃地说道,“三供奉将大供奉他们几人秘密关押在了一个地方,但是我的人找遍了全玉梁城都没能确定那个地方在哪,包括皇宫里面我的人也一无所获,所以我需要让天绝进城,找到那个地方。”

林羽琛眉头紧锁,问道,“你怎么能确定天绝就能找到那里?”

“天绝跟了他最久,最了解三供奉的习惯,虽然他跟我说了很多,但是他本人亲至才是最有效的,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也可以及时做出应对。”司徒锒解释道。

林羽琛考虑了一下,随后同意道,“好,让他进城,你需要我做什么?”

司徒锒回道,“天绝入城之日起,必定会引来三供奉的注意,从那一刻起,他就会陷入到危险之中,所以我想让你扮作他的样子以掩人耳目。”

闻言,林羽琛沉思了良久,司徒锒的这个安排简直就是将他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要是三供奉真的出手对付他,他能活下来的机会不会超过一成。

见林羽琛有些犹豫,司徒锒又一次说道,“我不会让你白干的,你答应我,我把潜在玉梁城中的暗探都放了,让他们安然离开。”

听到司徒锒的话,林羽琛瞳孔猛地一缩,司徒锒这是在赤裸裸地威胁,而这威胁林羽琛几乎是必须要受。

林羽琛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咬牙说道,“好。”

得到林羽琛的同意,司徒锒明显很满意,他原本计划中的这一步就要林羽琛来帮忙实现,可是林羽琛肯定不会心甘情愿地就答应,好在他之前在玉梁内做的调查起了作用。

在司徒锒之前收集的那些情报中,就有一些是关于离国暗探的,因为局势紧张,司徒锒也无瑕顾及到他们,如今正好被用来威胁林羽琛了。

“这是名单,你自己去联系他们,我可以给他们三天的时间离开玉梁,并且为了让你安心,出城后我会派人拦下那个女人手下的人,这份诚意足够了吧?”司徒锒说道。

林羽琛面色阴沉地接过名单,点头道,“可以,天绝何时进城通知我,我会做好准备的。”

“说说后面的计划吧,天绝进城后我要怎么做,你应该不仅仅只是让我掩护他这么简单吧?”林羽琛继续问道。

司徒锒微微一笑道,“天绝入城后,就会开始着手调查大供奉等人所在的位置,你要做的就是办成天绝,牵制着三供奉,让他误认为你是天绝即可。”

司徒锒说完,林羽琛心下登时一沉,司徒锒找他帮忙果然没什么好事,直接把他扔到了最危险的地方,可是为了那些暗探的命,林羽琛只好咬牙答应下来。

“你也不用太担心,你和天绝的身形体态差不多,虽然天绝用的是弓箭,你用的是剑,但是天绝即便是行动也只是会在晚上,你背后背着剑匣,他背后背着箭袋,不仔细分辨看不出来的,你又是通灵上境,虽说境界上和三供奉有差距,但是灵气遮掩还是会有效果的,不直接接触问题应当不大。”司徒锒解释道。

“这点我明白,”林羽琛沉声回道,被司徒锒摆了一道,林羽琛心情很差,便说道,“王爷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好。”司徒锒笑道,那个笑容很欠揍,林羽琛真的想在这里把司徒锒给解决了。

忍住内心的愤怒,林羽琛快步走出了铖王府,但是就在他走过拐角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司徒轩府上的一个人,那个人就在那里站着,似乎是等了林羽琛很久的样子。

“今天真是奇怪了,两个人都要和我聊聊?”林羽琛心道,随后便径直走向了那人。

还没等那人开口,林羽琛就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王爷,这几天我很忙,没有空找他,等我忙过这两天会主动去找他的。”

那人愣了一会儿,没想到林羽琛一上来就这么直接,他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而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林羽琛已经走出很远了,那人只好叹了口气随后离开。

次日天明,林羽琛便离开了住处,一整天都穿梭在玉梁城中大大小小的街道以及店铺,挨个地去找那些离国的暗探。

用了近一天的时间,林羽琛才将他们已经暴露的消息传递给了每个人,然后又将这些人聚集在了一起,赶在天黑之前一起出了城。

这次带着这些人出城实属情况紧急,可是林羽琛也没办法,司徒锒说是会帮着拦住令妃的人马,可林羽琛哪能放心,不亲自把这些人送走他整天都要担心着。

玉梁城对暗探的探查本来就是极其严格的,所以也导致了离国能真正潜在这里的暗探并不多,这也让林羽琛轻松了一些。

司徒锒说过给他们三天的时间离开,所以林羽琛就一路护送了他们三天,一路上时刻小心谨慎,甩开了所有跟着他的人马,这才将这些人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好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不多送你们了,回去以后把一些有用的情报传给秦沐辰,让他早做准备。”林羽琛嘱咐道。

那些暗探谢过几句,便也不再矫情,他们本来是要被悄无声息地解决掉的,如今能活着离开已经是万幸,对于林羽琛,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怀着感恩之情,但是所谓大恩不言谢,他们已经在心里牢牢地记下了这份恩情,留待日后再还。

林羽琛又花费了几天的时间返回了玉梁,一路上他也绕了一些路,以此来混淆视听。

回到玉梁,城里依旧是那副样子,根本看不出有过什么争斗,但是林羽琛清楚,这几天里,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已经司徒锒和令妃已经交手了数次。

既然那些暗探安然离开,那么证明令妃也没占得什么上风。

其实林羽琛能理解令妃和司徒锒甚至司徒轩的心思,这几个人都是奔着皇位去的,不管他们谁最后当了皇帝,梁国的格局都要大变,那些暗探掌握的情报多半就没有用了,所以为了这几个人大肆地争斗一番也不是那么值当,小打小闹一下就可以了。

刚回到玉梁城不久,林羽琛就被司徒牧给找了过去,这让他有些意外。

司徒牧这个灵王自肖云定死了以后就几乎是没了什么动静,他本以为能借此机会在朝中笼络些人,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他努力了很多,却没有几个人愿意归顺于他。

为此,连日来司徒牧十分心烦,可林羽琛却又偏偏不在玉梁城,就使得他心里更加急切,所以一得知林羽琛回来的消息,司徒牧就派人找到了他。

“不去。”林羽琛痛快地回道。

一开始,司徒牧的一番行事作风让林羽琛产生了他就是天绝背后的那人的错觉,可是后来却发现他不是。

更过分的是,司徒牧就是个空有野心的人,来到玉梁居然什么准备都不做,除了那几个幕僚外,手下几乎无人可用,林羽琛可不想再和他有什么来往,省的被莫名其妙地坑了一把。

拒绝了司徒牧的后,林羽琛在客栈里休息了几个时辰,入夜后,他便出了客栈,走在阴影中,悄然地来到了摄政王府。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