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有个小妖精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终局

有个小妖精 灵二三 4352 2020-11-21 15:55

  

  宋帝王唤那凭空出现的声音为二哥,很明显,方才那声儿,是橙色须臾仙翁的。

宋帝王的殿内很空旷,回声听得最是清晰不过。只是让月灼纳闷的是,月灼还等着凭空出现另一位须臾仙翁的声音,可到了这处,那宋帝王就停下了动作。

他们兄弟之间,果然有什么隔阂未解罢。

那无端飘来的‘天外之音’还未说几句就断了,仅仅只是一句简单的‘你可得对他们好些’这几字,就交代了他们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宋帝王自是会意,也不再为难他们。

“既然是二哥的旧时,那便——”

话到嘴边,如断了线的珠子,刚从嘴角滑落下去,还未触地。而红璃刚要动作,只因她的双腿已经跪的发麻。

“怎么?本王还没说完,小小鬼魅还想起身不成?”

月灼师父扯了扯红璃的衣角,摇头示意不可。

红璃这就纳闷了,这宋帝王不是心性纯良么?他方才的意思不就是让自己和月灼师父起身么?

怎么的?难不成不是这意思?

“既然是二哥的旧时,那便起身罢。”

沉寂片刻之后,师徒俩松了一口气。

而小狐狸打心底将宋帝王这家伙骂了一顿,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还非得卖个关子。

全地府的鬼魅都知晓,宋帝王最喜端着架子。

不过,这俩小鬼既然是二哥亲自交代的,自然是在不伤自己的面子下,也要给他们个下马威。

红璃朝月灼师父使了个眼色,如今她是该不该起身?

见着月灼师父摸了摸自己发麻的膝盖,一手撑着地,一手扶着腰,起身还左右扭动了一下,随即便朝红璃伸出手来。

“来,璃儿。”

高台上的宋帝王皱着眉头,这俩小鬼,起身就起身罢,弄这么多花样做什么。

“所以,你们俩——”

宋帝王终于想起了正事儿,翻阅着手中的案卷,簌簌声直入耳中。

翻来覆去半个时辰,宋帝王紧锁的眉梢丝毫未有松懈之感,仍是板着眼瞧着这师徒俩,“所以你们俩,来这处是作甚?”

宋帝王殿设有十六小狱所,分别为一名咸卤小地狱;二名麻缳枷纽小地狱;三名穿肋小地狱;四名铜铁刮脸小地狱;五名刮脂小地狱;六名钳挤心肝小地狱;

七名挖眼小地狱;八名铲皮小地狱;九名刖足小地狱;十名拔手脚甲小地狱;十一名吸血小地狱;十二名倒吊小地狱;十三名分骨小地狱;

十四名蛆蛀小地狱;十五名击膝小地狱;十六名刨心小地狱。是掌管生前忤逆尊长、教唆兴讼的幽魂残魄,在这十六小地狱中受尽折磨。

纵使这二哥让自己好生待他们,可这师徒俩着实未犯这些错,自然可在他这处全身而退。

他正想说话,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鬼差,正捧着折子呈上前来。

宋帝王接过鬼差手中的折子,一目十行,他静默半晌,用手指捻了捻胡子须,只得淡淡道出几个字:

“你们俩方可自行前往下一殿。”

此话一出,就连平日里料事如神的月灼师父也一头雾水。

这宋帝王和那俩须臾老头子是有亲戚关系,这他是知道的。可就算方才宋帝王亲自和橙色老头打了招呼,他也未有现在这般决绝释放他们之意。

然而只是在看了一眼这鬼差呈上来的折子之后就猛然转变了态度,这确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月灼师父甚是好奇,这折子上写了什么,又是谁递给鬼差让它呈给宋帝王的。

宋帝王压低了声儿,月灼还未询问一个字,他就自然将月灼师父的疑惑解答了。

“本王也没想到,不仅是本王的二哥,就连楚江王那处,你们也攀上了关系。”

闷咳两声,宋帝王清了清嗓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管理自己的面部表情。

楚江王?

这折子是楚江王送来的?

月灼师父气息一滞,他觉得事有蹊跷,若是说这折子是那橙色老头送来的他还信,非要说是前不久才让他们师徒俩下水镜寒冰地狱受刑罚的楚江王送来的——

那他是怎么也不能相信啊。

这折子的意思,宋帝王表达的清清楚楚,就是放他们师徒俩一马。

可偏又说这折子是楚江王送来的,若是楚江王真想放走他们,为何又大费周章,摆个什么水镜寒渊阵法,想着法子折磨他们师徒俩呢?

月灼师父抬头望了一眼宋帝王就移开了目光,又把目光转向红璃,眸中闪烁着不明之意。

小狐狸儿被地府的两位阎王爷弄得晕头转向,更是对宋帝王说的话不能理解。

想必,自家徒儿也是和自家师父有着同样的困扰。

殿堂内一阵阴风吹来,将折子翻了页,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送他们师徒俩去转轮殿处。

这字迹,并非出自楚江王之手。

宋帝王自是聪慧,那送折子的鬼差不见了踪影,他便知晓了来由。

果不其然,二哥让善待的,都是贵“人”。

师徒俩还在迷惑中,只听宋帝王语气稍缓,字句清淡:“若是你俩不懂这幽冥地府的弯弯绕绕,本王便可送你们去这转轮殿之中。”

红璃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若是她没记错,先前翘楚对她说过,这转轮殿便是这十殿的最后一殿。

过了转轮殿,便是那轮回之处三生石畔的奈何桥和望乡台。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师父,你也听到了么?”

红璃眨巴着双眸,眼底尽是迷惑。

月灼师父扶着额,他何止是听到了,而且脑袋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是须臾老头子们提前打好的招呼还是他们合起伙来设的局?

怎么里里外外充斥着戏耍的味道?

他此刻甚至有些怀疑,这所谓的幽冥地府,不过就是那须臾老头把玩在手心里的物什。

在这幽冥地府,所谓规矩,好像对它特别看重,又视为玩物。

否则,怎么说变就变,一会一个样。

先是让他们下地狱,身死不说,连魂魄要死要活了一番。如今又如此云淡风轻的说是可以直接去十殿的最后一关?

至始自终,师徒俩是不知这十殿的游戏规则是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