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诸天之书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给你一个机会。”

诸天之书 星城荒乱 5876 2020-09-11 10:05

  

  第三百六十六章“我给你一个机会。”

接近第八境巅峰的神力,有着无穷威能。

仰俯之间,段真便跨越了无数光年,来到了这一界的地球之内。

他扫视全球,循着气息的感应,很快就发现了一处空旷无人的街道。

那里是当初他与白歌相遇的城市。

“时空静止?”

段真落到地上,看着四周往来不息的人群,眉头微皱。

无风、无声、无息。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也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整个地球,都陷入了凝滞。

山川不再奔行流转,星辰不再循环闪烁。

他那一身不断燃烧的神力,在这番诡异场景下,显得格外突兀。

而同样的,眼前这一名女子,亦是如此。

“你是谁?”

段真缓缓将右手放下,大邪王悄无声息地化为流光,沿着他的身躯而动,化为长刀。

他凝视着这个在静默世界里唯一能动的女子,一身警惕和戒备已经瑧至极限。

“可怜人。”

那名女子似乎也在打量着段真,她的容貌绝美,但眼底透着一股化不开的愁云,仿佛有无数心事藏在心底,令人欲要一探究竟。

但她却只简单的说出三字,随后周遭再次静默。

“可怜人?”

段真一愣,这一刹那,他不知这女子是在道己身,还是在说他。

谁可怜?

想了想,段真依旧保持蓄势待发之态,但言语稍稍缓和,道:“方才那一剑,可是姑娘所发?”

他将视线从女子脸上移开,自是看到了那一把古朴幽玄的长剑。

历行诸世界几多载,他一眼便看出这把剑,极为不凡。

“有人想当至高,自处便是,但不该来吾师尊之地。”

女子点了点头,突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吾乃青峰,蓝白界万劫执剑人。”

“万劫执剑人,蓝白界…”

段真看着这个自称是青峰的女子,一股股浓雾般的谜团涌上心头,许多事情变得愈发晦涩。

方才他呼唤至高主神之名,欲要打破当下的局面,可没想到仅是神风初起,那道剑光便横空斩来。

号称要霸绝所有诸天万界的至高主神,就这么被挡在了界外。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界当是一方全能宇宙,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令他不可披靡的通天大能!

眼下的青峰,光是站在原地,便让他觉得见到了天地万道!

对比之下,那个即将登临绝巅,贯彻多元的同身,竟显得这般微不足道。

“最少也是一尊终极者…”

段真心念闪动,青峰虽然就这么平静地站在不远处,但那股气息仅是稍稍逸散,便让他浑身颤栗。

此刻的他,有无穷神力笼罩,竟然也升起了一种无法抵抗、无处可逃的恐惧。

这是生命本质的无形威压,就如同一尊巡游天河的古老神灵,突然站在了一个蚂蚁的洞穴之外!

“呼…”

在认清了双方本质的绝对差距之后,段真却轻轻吐了一口气,将所有神力凝聚于双眼,继续保持着平视之态。

即便是滔天大能,那又如何?

他之修行,从不因更强者而低头,亦不生恐惧、退却!

咚咚咚咚!

湛蓝的邪王长刀,如同世间最璀璨夺目的星光聚拢而成,一步跃出,被他横握在手。

似是宇宙吐纳呼吸般的剧烈心跳,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迸发,将浩瀚神力不断压缩,震荡!

段真,随时可以一战!

“胆子很大,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青峰见段真蓄势待发,笑容渐渐收敛。

她没有做任何动作,手中的古朴长剑亦未挥动。

下一瞬间,段真的速度,便越来越慢。

“与其朝我挥刀,不如留着力气,破你之死局。”

青峰踏出一步,走到了长刀堪堪劈出一半、就陷入了静止的段真身前,平静开口。

她的眼帘很柔美,一身宫装素衣,缥缈如九天女仙。

那纤细如玉的手指,轻轻抬起,点在了段真的眉心之上。

呼呼呼呼!

霎时之间,像是从太古时代吹拂而来的风,跨越了无数劫难,走入了今世。

哗啦啦!

段真耳不能听,眼不能视,心不能思,感不能觉。

再回过神来时,那凭借无上请神大法凝聚的神力,消泯无形。

砰砰砰!

他体内的窍穴之神转瞬退却,无限临近第八境巅峰的力量,开始回归本质。

须臾之间,退回劫身。

“借来的力量,怎么能破局?”

青峰手中把玩着一团凝成细珠大小的赤金色圆球,仿佛在考究着其内的神灵之力。

她也不管段真如何所想,就这么转身挪步,化去了身影。

“道主!你没事吧!”

湛蓝长刀化为人形大邪王,扶着跌坐在地上的段真,语气焦急。

他方才亦是与段真聚拢心神,欲要奋力挥刀。

可未曾想连一刹那的时间都未能抵挡,连带着一身被神力加持的力量,眨眼便被剥离的无影无踪。

而且从头到尾,对方似乎都没有施展一丝一毫的力量。

“无碍,仅是神力消散罢了。”

段真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惨白地看着青峰离去,语气却无太大波澜。

他张开手心,三千劫境的力量依旧运转,凝聚的劫身毫发无伤。

“古怪!真是古怪!这小妮子到底要做什么?”

大邪王小声嘀咕,可任由他如何分析计算,都算不出青峰的用意。

反而段真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来,道:“剥离也好,借来的力量,终究不属于自己。这个青峰,倒是点醒了我。”

“道主…”大邪王有些不解,正要发问,就见段真开口:

“同身之劫虽然看似无解,但天地万物,终究留着一线生机。既然来了此界,或许生机便在于此,我需要去找。”

话毕,段真便听到了风声、人声、万物声。

长街上静默不动的人群,霎时回归。

这一方被静止的时间,再次有了生机和活力。

迎面走来的,便是有些光景未曾见到的白歌。

“段…前辈?”

白歌看上去正在采购东西,见到段真,连忙欣喜地走上来打招呼。

“美梦成真了吗?”

而段真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哈哈!还没,不过我已经有头绪了!”

白歌笑容灿烂,与段真交谈起来。

……

蓝白界,问道宫。

青峰把长剑放置在洗剑池,便转身走到了丹炉房。

看着冉冉升起的青烟与炉火,她莫无表情地扔下一些草药。

只是透过灼灼火光,她似乎看到了没有丝毫气馁、正与白歌相谈正欢的段真。

“都是可怜人,我给你一个机会,又何妨?”

青峰垂下眼帘,继续拨弄柴火,语气微至不可闻。

这炉丹药,烟起四百亿载,火燃十万元会,丹成无量量数。

不知道丹成之日,又会什么故事发生?

青峰看不穿这般遥远的未来,又或许是不愿提前去看,是罢仅余沉默。

问道宫外,幽门紧闭。

门内的人不曾留念,门外的人无法自欺。

可有求不得之事?

吾爱之人超脱,吾不得超脱。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