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魔书

第一百九十七章 出逃的公主

神魔书 血红 5040 2020-09-13 15:07

  

  袭击发生时,洛夫娜公主正在自己的套房内发呆。

作为卢西亚帝国的公主,洛夫娜享受了一定的优待,她也坐享一间小小的套房,只是整个套房被紧密封闭,四壁都是加厚的钢板,并无可以用来欣赏沿途风景的玻璃窗。

从图伦港一路行来,洛夫娜公主除了第一天还在餐车透了透气,多见了几个活人,接下来的这些天,她全都被勒令留在这间套房内。

饮食还算丰盛,毕竟她是公主嘛。

但是生活条件极其简陋,娱乐极度匮乏,在这全封闭的小套房内,缺少洛夫娜平日里熟悉的一切应有的社交和娱乐。

整个房间,只有一本薄薄的,出自图伦港的不知名青年作家的爱情。

洛夫娜已经将这本情节乏味、人物空洞、没有任何文学水准可言的爱情翻了九十九遍,她几乎都能将这本短小的数万字的爱情倒背如流了!

“该死……”洛夫娜蜷缩在小小的会客厅内小小的沙发上,用力的咬着指甲:“不能这样……计算时间,就快要到海德拉堡了。”

“德伦帝国的老祖母,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落到她手上,就算是一根生锈的无用的铁棒,都会被刮掉一层皮。”

套房的房门被重重的敲了几下,坐在会客厅角落里的两名女监察官站起身来,一人走到了洛夫娜身边,另外一人则是走到了门后,大声询问几句后,小心谨慎的打开了房门。

两名餐车的女侍端着餐盘走进了小包房,一名女侍微笑道:“殿下,昨夜路过贝佳湖,停车检修的时候,补充了一批极好的湖鱼,里面有几条极其珍贵的红纹金眼鲷……”

哪怕洛夫娜的心情低落到了极致,听到‘红纹金眼鲷’的名字,她也不由得眼睛一亮,略带着一丝小雀跃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啊,美丽富饶的贝佳湖,起码有五百个卢西亚的诗人、作家歌颂过、赞颂过它……我记得七十年前的卢西亚文豪巴尔金先生更是说过,人生的最后一餐,如有一条贝佳湖的红纹金眼鲷,那就死无遗憾了。”

洛夫娜双眼发亮的看着餐盘上,用纯银罩子扣住的三尺长鱼盘,她微微挑着下巴,略带矜持的微笑道:“不过,我很好奇,这趟专列的主厨,他能否有这个实力,完美的烹制这种珍贵的湖鱼……我……”

一句话没能说完,列车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内夹厚钢板的车厢外壁发出可怕的呻吟声,厚厚的钢板扭曲,车厢内的木质护墙板纷纷脱落、折断。

两名餐车女侍立足不稳,一头栽倒在地,手中餐盘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乳白色的汤汁飞溅,一条哪怕是烹制熟后,外皮依旧犹如星空一样美艳的大鱼从鱼盘中飞出,‘啪叽’一下拍在了一名女监察官的脸上。

洛夫娜瞪大眼睛,带着一丝绝望和懊恼大叫了起来:“仁慈的穆忒丝忒啊……多美丽的一条鱼……在冰海王国,这条鱼价值……”

洛夫娜的身体猛地弹射而起,她修长有力的双腿一下就缠住了那被滚烫的大鱼拍在了脸上的女监察官,柔韧有力的腰身猛地一用力,一个标准的后炮摔,将那女监察官脑袋朝下,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一声巨响,女监察官昏厥了过去。

洛夫娜发出低沉的长啸声,她眉心的冰晶纹路爆发出幽蓝色的寒光,小小的会客厅内温度直线下降,她双手向外一挥,‘叮叮叮’几声清脆悦耳,犹如海面上浮冰碰撞的声音传来,大片冰晶向四周喷涌,寒气急速冻结了会客室内的所有人。

两名女侍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另外一名女监察官刚刚腾空而起,右手手肘犹如重锤正朝着洛夫娜的后脑勺轰下。可怕的寒气扑面袭来,这女监察官闷哼一声,浑身迅速被冰晶封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随着倾覆的车厢急速翻滚。

洛夫娜犹如一条矫健的母豹子,身体在剧烈翻滚的车厢里飞扑,艰难的维持着自己的平衡。

她一个飞扑跳出了扭曲的房门,无数冰晶从她身上喷涌而出,冻结了站在门口的几个监察官,然后一把抢过了一名监察官腰带上挂着的钥匙串。

“安东!”洛夫娜大声嘶吼,冰晶奔涌,迅速顺着车厢向四周延伸。

‘咔咔咔’,冰晶穿透了车厢里的装修陈设,直透内夹的钢板。厚厚的钢板被冰晶厚厚的蒙上了一层,在可怕的低温侵蚀下,钢板变得硬而脆!

一声低沉的咆哮声从洛夫娜隔壁的囚禁车厢里传来,整个车厢剧烈的震荡了一下,车厢里一股巨力撞在了厚达半尺的铁门上。

铁门微微凸起,然后铁门的门轴被低温侵蚀,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啪’的一下断折开来。

前些日子,在洛蒙德的追杀下,一路背着洛夫娜逃跑的侍卫骑士大吼着从狭小的车厢里冲出,车厢在剧烈的震荡、扭曲,名为安东的侍卫骑士身体剧烈的摇晃着,重重的撞击着车厢。

丝毫不顾自己的脑袋在车厢上撞得‘咚咚’直响,安东瞪大眼睛,犹如一头忠诚的猎犬见到了自己的主人一样,无比狂热的大吼起来:“殿下!”

“放出瓦加和谢瓦,我们……走!”洛夫娜大声发令,将手中钥匙串丢给了身形魁梧的安东。

安东兴奋得大吼了一声,一把抓住钥匙串,然后一手撑住了车厢稳住了身体,大踏步的走到了自己隔壁的一间囚禁车厢门口。

“洛夫娜殿下……您要做什么!”车厢的一头,一名帝国军中校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带起一道恶风朝着洛夫娜飞扑而来。

“我要离开了!”洛夫娜朝着飞扑而来的帝国军少校嫣然一笑:“抱歉,我不能去海德拉堡……啊,想想你们的那位老祖母,我是真的害怕她!”

洛夫娜微微一笑,她面前寒气迅速凝聚,化为一柄三尺长的无柄冰剑,‘唰’的一下向前飞射。

狭窄的车厢走廊,剧烈扭曲震荡的车厢,帝国军中校人在半空,根本来不及闪避。冰剑从他胸口贯穿,穿透他的心脏,从他身后飞了出去。

帝国军中校的瞳孔急速扩大,他的身体重重砸在地上,然后迅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车厢的剧烈震荡逐渐平复,车厢脱离了铁轨,滑出了路基,歪歪斜斜的躺在了路边的密林旁。

外面传来了密集的枪响声,那些袭击者粗鲁下流的呼喝声远远传来。

安东换了好几把钥匙,然后终于打开了面前的铁门,将车厢里洛夫娜的最后两位侍卫骑士放了出来。

两名身材魁梧的侍卫骑士从车厢里大步冲出,然后兴奋得连连仰天咆哮。

卢西亚帝国的子民性格粗狂、豪放,他们天性亲近广袤的平原和密林,他们是冰原之子,他们是荒原的宠儿。这些天他们被关在只能容身的小车厢里,差点就被憋疯了。

“殿下!”安东、谢瓦、瓦加三人迅速来到了洛夫娜身边。

洛夫娜微微侧过头去,聆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那些袭击者粗鲁下流的吼声,她不由得微微一笑:“啊哈,看来,这些无耻的家伙都是我的倾慕者喽?”

她举起右手食指,轻轻的晃了晃:“记住他们的味道……以后有机会,干掉他们所有人。”

谢瓦和瓦加抬起头来,将鼻子从破碎的窗口探了出去,然后用力的抽动起来。谢瓦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低声咆哮道:“殿下,我闻到了同族的味道!”

洛夫娜眯了眯眼睛,低声的笑了起来:“哦,同族的味道?有趣,不过,应该和帝国无关……谁知道有多少下贱的杂-种在德伦帝国混饭吃呢?”

安东低声咕哝道:“殿下,需要我们杀光他们么?请您相信您忠诚的骑士,这些下贱的家伙,绝对不是您的骑士的对手。”

洛夫娜冷声道:“不要冲动……德伦帝国不会让我落入他们手中……等他们开打,我们就趁机离开。”

迅速从破碎的窗口探出半张脸,朝着不远处的另外一节倾覆的车厢望了一眼,洛夫娜眯着眼,冷声道:“有机会,把洛蒙德干掉……这恶心的家伙……”

主仆几个蹲在倾覆的车厢里,看着奥托中将冲杀了出去,看着袭击者中有同阶的超凡六阶存在对上了奥托中将。

然后是袭击者的精锐高手不断冒出,专列上的帝国军将领也悍然迎向了敌人。

等到袭击者中的五阶战力不断被击杀,专列上的帝国军开始全面反扑的时候,洛夫娜带着三位侍卫骑士,迅速从窗口爬出了倾覆的车厢,只是两三个大步,就冲进了路边的密林。

‘嘭’,一圈冰晶从洛夫娜脚下炸开,迅速扩散出数十尺,将面前十几名操弄着一门野战炮的袭击者直接冻成了冰块。

安东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柄大斧头,他紧跟着洛夫娜从这群袭击者身边跑过,顺手挥动大斧,将这些冰块轰成了碎片。

没人注意到洛夫娜主仆四人的行动。

唯有乔,因为不远处密林中突然爆发的浓郁的猩红色煞气,他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