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狼与兄弟

第四千九百五十章 一大助力

狼与兄弟 纯银耳坠 4743 2020-06-28 20:58

  

  “我平日里对待他们确实太过于苛刻蛮横了,打骂随意,甚至于动过杀心,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从未有过任何怨言,尽忠职守,效忠达邦,说实话,跟在我这么一个残暴无度的将军身边这么多年,也是真的委屈了他们了,但是他们和我一样,我对您多忠诚,他们就对我多忠诚,我是真的对不起他们。希望哈蒙阁下能答应我这请求!”这会儿的达邦,也是发自内心的悔恨。

哈蒙听过之后,点了点头,再次与达邦拥抱,转身一步一步的奔向了门口,达邦和孙睿成站的笔直,抬手敬礼,目送哈蒙离开。

等着哈蒙离开之后,刻蟒从兜里面把达邦的那把小手枪掏了出来,轻轻放在达邦身边“达邦将军,我想问您一句话,当初小铁牛和张帆送王赢离开的时候,有人再半路打了他们的伏击,想要击杀王赢,小铁牛为了救王赢惨死的事情,您清楚吧?”

达邦点了点头“后面我听说了这个事情了,怎么了?”

“哈洛伦殿下想了解更多的,关于这方面的消息,不知道达邦将军方便透漏吗?”

达邦仔细的思索着刻蟒的这番话,他心里面清楚,此时此刻,他并无任何筹码。

虽然内心深处依旧是千万般不愿意,但是仔细斟酌之后,还是认了命,毕竟达邦家族势力规模其实非常庞大,哈洛伦少主亦不是一个仁慈的主儿,哈蒙终究还是要退位,也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保的了一时,保不了一世,未来毕竟是哈洛伦的,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就不要再拖累家人了,所有的无奈,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我只是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并不清楚袭击他们的武装力量是谁的人,因为我对于这些不关心,尤其是当时那个情况,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这些事情,我得先把我自己的达邦兵团整明白了。后面的时候,我把这个事情给忘了,你今天若是不说,我自己还想不起来这个事情,但是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不是您做的。”刻蟒顿了一下“但是您觉得,这个事情,会是谁做的呢?希望您能帮助哈洛伦殿下。”

“呵呵。刻蟒你是怎么做到用恳求的语气来这么光明正大的威胁人的呢?”达邦脸色沉了下来“这种事情不好乱说,王赢仇人无数,万一乱指指错了,你们不得算在我的头上吗?”达邦看了眼刻蟒,从边上继续道“事情过去太久了,想要把这个彻底查清楚,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个人选,他应该能查得到。”

达邦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感慨“你说这王赢就这么大的命,怎么就死不了呢?真是做梦都想着看他灭亡的那一天,会是个什么样子,我是真的恨的牙痒痒,一点点都不想给他指这条路,就算是指,也得给他指到歪路上去。”达邦这是真的丝毫不隐藏自己对于王赢的仇恨。

刻蟒也理解,并没有打断达邦,房间里面安静了几分钟之后,达邦再次叹了口气“去找吴雨吧,他们出事的地点再虎豹穴,那里到处都是吴雨的眼线,想要把当时的事情查清楚,就得靠着吴雨了。”

“谢谢达邦将军!但是我们应该去哪儿找这个叫吴雨的人呢?”

“那就不知道了,让他王赢自己想办法去找吧,当初听说了他回来的消息之后,吴雨是第一个卷铺盖逃窜离开的,谁都不知道他再哪儿,而且这小子经常性的整容,那脸都不好认,他王赢既然这么有本事,就让他自己想办法呗。”

达邦说的这句话,倒是实话。

“不过现在来看,我们这里,最了解王赢的人,居然是吴雨。”

达邦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吴雨为什么听见王赢就跑了,因为他认为自己不是王赢的对手,当时达邦还不服气,现在想想,自己的所有心腹骨干,现在唯一还活着的,也就剩下逃跑的吴雨。

刻蟒清楚,达邦说的这些,也就是极限了,别的,也问不出来什么了,他站直了身体,冲着达邦抬手敬礼“将军一路走好!我以哈洛伦殿下的名义担保,达邦家族,定然不会受到任何的牵连……”

刻蟒离开之后,房间里面只剩下了达邦和孙睿成,达邦闭目养神了许久许久,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回味着自己的这一生,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满脸自嘲的笑容“就现在这么一看,我达邦还真是罪孽深重,作恶多端啊。”

他笑呵呵的把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孙睿成的边上。

“这事与你无关,好好享受人生吧。”

他把玩着自己手上的这把左轮小手枪。

“因果循环,我不知道用这把枪杀了多少人,现在终于到了自己了。”

他微微一笑,抬枪就对准了自己额头“嘣!”的就是一下,鲜血飞溅。

孙睿成看着地上达邦的尸体,他给达邦重新整理了整理衣领,自己也站的笔直。

他抬手冲着达邦的尸体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躺在了达邦的身边,拿起达邦的左轮手枪,对准了自己的额头。

“将军,我来了。”

“嘣!~”的又是一声枪响。

孙睿成,也离开了这个世界,继续去追随他的将军去了。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几分钟以后,房间的大门缓缓打开,王赢从外面进来了,他盯着躺在地上的达邦与孙睿成,自己坐在了一侧,他沉思了许久许久。

“没想到你达邦也有这一面,虽然你我仇深似海,但是你最后的这番作为,算个爷们。我还以为你一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的被我逼到这一步的,现在这么一看,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故意而为之的啊,不过是为了最后再帮哈蒙阁下一把。这件事情上面的格局,真的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王赢自言自语了一番,给自己点着烟。

“吴雨,吴雨,吴雨。”

他连续重复了三次,整个人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再不远处另外一个房间当中,老哈蒙脸色铁青盯着哈洛伦。

“现在你清楚你的计划有多么的危险了吗?这也就是达邦这些年对我忠诚不二,明知道我给他下套的情况下,还在往里钻,还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这要是他再得知了这些情况之后,带着他的边防军,直接投靠柲彺他们,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影响你想过吗?”

“父亲,这个事情确实是挺侥幸的,没想到达邦还能有这番忠诚,您放心,整个达邦家族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是我与您的保证,我知道您心疼达邦,但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全靠他,让我们逃过一劫,但是这也不能否认他之前的劣迹斑斑不是吗?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不是该你我生气的时候了,是应该考虑下一步应该如何是好,还有就是要查出来当初是谁给达邦打电话,把我们所有的计划全盘托出给达邦,意图挑唆达邦。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这颗钉子不除掉,会影响到我们今后的所有计划。”

老哈蒙虽然内心依旧十分的惋惜达邦的事情,但是现在这节骨眼,也没有后退与反悔的余地了“知道我们计划的人,你,我,王赢,静昂英格,还有拉善,刻蟒,除此之外,一个外人都没有,你说吧,就这么几个人,是谁走漏了消息风声?”

哈洛伦皱着眉头,十分郁闷,就这么几个人,谁会出卖他们呢,他坐在原地思考了许久,抬头看了眼哈蒙。

“我觉得问题不在这些人的身上,或许是某些藏在暗中的眼睛,看着我们的所作所为,猜测到了我们的意图,这种概率也是存在的。”

哈蒙听到这,从边上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也确实是存在可能,先放开这个不谈,就单纯的聊聊王赢,我想问你,对于这个人,你的了解到底有多少?你听过他之前的事情吗?你不觉得你给予他的权限和自由太多了吗?包括静昂英格在内,我知道你再很多年前就和他的交情不错。但是坐在这个位置,切莫意气用事,静昂英格和王赢可是不一样的。”

“关于静昂英格,我一直都很钦佩他,我觉得他和普缇一样,都是属于那种超级有能力的人,靠着自己的努力,没有裙带关系,一步一步的爬到现在,我和静昂英格认识多年,我个人对于他的分析判断,这是一个绝对值得我信任的人,否则的话,我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就想把他先弄回来。”

“至于王赢,他所有的事情,我从头到脚都听过,再我看来这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他虽然是野路子出身,但是相当的有能力,有魄力,手下还有一群骁勇善战的战狼,说实话,我非常的喜欢他。”

哈洛伦的言语之中,丝毫不隐藏自己对于王赢的欣赏。

“他绝对可以成为我的一大助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