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如意事

064 争执

如意事 非10 4388 2020-06-29 10:40

  

  “回许姑娘,正是。”

女掌柜对这位钱多又仗义的女孩子十分感激,此时答起话来语气愈发客气:“她在店中做了八九年的玉雕师,起初我也不敢相信她竟然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许明意脑海中浮现出一名二十三四岁上下的年轻女子的模糊样貌。

因上一世也常来尚玉阁,她对这位玉雕师也有些印象。

女子做玉雕师本就少见,更何况对方年纪轻轻技艺精湛,在京中很有几分名气,许多女眷打首饰都会点名让她经手。又因至今未有嫁人,因此偶也会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起。

这样的人,见过的好东西不计其数,怎独独对一块红宝石起了盗窃的念头?

但世事无绝对,对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她也并不清楚。

许明意未再多想此事,随玉风郡主在女掌柜的陪同下出了雅室。

然刚下至楼梯拐角处,就隐隐听得几道熟悉的少女声音传入耳中。

“……这只镯子明明是我们先选中的,夏四姑娘总不能这般不讲道理吧?”

“你们选中的?付银子了么?叫掌柜的过来,我好问问这镯子究竟要卖与谁——”

“你……”

许明意下意识地驻足,借着两架屏风的间隙望去,只见崔云清正微微摇头道:“大姐,别说了。”

气得脸色涨红的崔云薇咬咬牙低声道:“那是咱们看中许久的东西,怎能由她就这么抢走!”

那天她们随母亲来闲逛,母亲一眼看中了这只镯子,但这镯子要价一百二十两——这价钱虽远远称不上是天价,但母亲向来节俭,家中中馈甚至是母亲的嫁妆又还都被祖母攥在手里……因此对母亲来说,一百二十两可以用在其他地方,却不能随意拿来买一只镯子。

但她们姐妹记在了心里。

只是那时银子还没攒够,这个月刚拿了月银凑足,就赶忙过来了。

可谁知却遇到了夏曦横插一脚!

大堂内,伙计脸色为难,只能去请自家掌柜。

他很清楚这镯子是永安伯府的两位姑娘先看中的,可夏姑娘乃夏阁老之女,他们着实得罪不起啊。

放眼京中,这些年来敢给夏姑娘找不痛快的,也就镇国公府的许姑娘那么一位了!

若今日永安伯府的姑娘换作了许姑娘,那还不得把他们的店都给掀了啊……

伙计在心中念叨着,下一瞬就瞧见了楼梯拐角处、站在自家掌柜身边的许明意。

“小人见过郡主,见过许、许姑娘……”

伙计结巴了一下,才道:“掌柜的,夏四姑娘想见您……”

女掌柜方才半听半猜,也已知大概,此时不免斟酌着看向了许明意。

永安伯府,是镇国公府的亲家。

“掌柜的不必为难,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许明意语气平静。

伙计松了口气。

许姑娘这是不打算替永安伯府的两位姑娘出头的意思了,如此真是万幸。

女掌柜走了过去说合。

崔云清淡淡笑道:“不打紧,一只镯子而已,既然夏四姑娘这么喜欢,那我们让出去就是了。”

说着,就要拉着崔云薇离去。

夏曦反应了一瞬,沉着脸将人拦下。

什么叫“让”,她需要她们来让吗!

这小贱人看似退让,实则字字都在奚落她!

“夏四姑娘还有事吗?”崔云清神情不卑不亢。

她们家中是不如夏曦,她固然不会像大姐那般与人争执起冲突,但也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负。

夏曦张口欲言,却发觉自己根本挑不出对方的错处,若是细究方才对方话中之意,反倒显得自己心虚狭隘!

她是个易怒的性子,此时又见崔云清神态冷冷清清,竟与那日她在宫中见到的许明意有几分相像,当即脸色愈发难看。

“要走可以,却还需先同我赔礼道歉——”夏曦看向崔云薇说道。

“你竟还要恶人先告状!”

崔云薇气恼不已。

她们一再相让,可对方却这般咄咄逼人,显然为的根本不是那只镯子,而是刻意针对她们!

“曦儿,不可无礼。”

此时,一声男子轻斥声传来。

众人循声看过去。

只见一名身穿石青色长袍、年纪约在二十四五岁上下的男子,陪着一名年轻妇人走了进来。

男子样貌儒雅俊逸,妇人长相亦是秀美,腹部隆起显有身孕在身,由男子轻扶着一只手臂,身侧跟着丫鬟仆妇。

夏曦愣了愣,有些心虚地看向男子:“二哥,二嫂……你们怎么来了?”

这是她的嫡亲兄长夏晗,比大哥这个长子还要得父亲看重,且两年前便中了探花郎,入了翰林院。

可这个二哥哪里都好,偏偏平日里最爱约束于她,动辄就要同她讲大道理,在家里她除了父亲之外最怕见到的便是二哥。

“我若不来,还不知你又要如何胡闹。”

夏晗看向崔家姐妹,歉声道:“舍妹一贯任性,失礼之处,还请二位姑娘见谅。”

突然来了这么个讲道理的,崔家姐妹一时有些反应不及。

到底还是崔云清道:“夏公子言重了,若无其他事情,我们便先告辞了。”

夏晗微微颔首。

看着二人离去,夏曦不甘心地抓紧手中帕子,不满道:“二哥,你问都没问是怎么一回事呢!”

“还需问吗?”夏晗眉心微皱。

知道他皱眉时便是心情不好,夏曦不敢看他的眼睛,噘着嘴低下头去。

“好了。”夏家二少奶奶吕氏笑着上前拉过她一只手,打着圆场道:“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先陪嫂嫂看看可有合眼的……”

夏曦的脸色这才放松下来。

那边,屏风后的许明意同玉风郡主走了出来。

方才她未有出面,并非是想存心看着两位表妹被为难——而是若她贸然出现,反倒会让原本的一件小事闹大。她不怕夏曦闹,也不怕被再次记恨,只是如此一来,夏曦往后必然要更加迁怒崔家姐妹。今日有她在场,却不能保证日后每一次都在。

当然,若夏曦当真揪着不放,她也不会就这么干看着。

好在夏家还有一个明事理的夏晗。

而此时她同玉风郡主这般走出来,自然也就被夏曦看在了眼中。

夏曦暗暗皱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