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死对头忽然拐我去结婚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卜昌平到底是谁

  

  林苒略略迟疑了一下,就只是这几秒种,身后的脚步声就越发的接近,她当机立断拉开了伍子平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平稳地行驶了出去,开车的仍旧是上次的那个手套男,林苒的喘息因为刚刚的奔跑有些急促,伍子平看着她,突然嘲讽的笑了一声:“你真的不要命了?”

林苒不明白他具体指的是什么,瞥了他一眼问道:“什么意思?”

“你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我的消息,而且还敢跟着闫清平到这个地方来。”伍子平的目光像是带着火焰一样,贪婪地打量着她,“你这像是要命的人赶出来的事情吗?”

“那你又为什么在这里?”林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直接发问。

打死她她都不相信,伍子平出现在这里只是一个偶然。

“闫清平跟我有点私人的过结。”提到这件事,伍子平的眼神变得极其阴冷,“硬要说的话,我和他现在大概算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你会站在谁哪边?”

但是对于他们这群人的恩恩怨怨,林苒根本就没有想参与进去的想法:“你们两个之间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就算是明天因为火拼进了监狱,我最多也就是去探望一下。”

伍子平一愣,随后笑意更深:“你果然跟当年还是一模一样啊。”

“人总是会变的,”林苒靠在车座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灯光,“不可能有人永远是天真无邪。”

“林苒……林苒……”车子里狭小的空间,让伍子平能够闻到这姑娘身上干净的味道,“我都告诉过你了,跟我走的话,你什么都不用考虑的……”

林苒冷笑了一声,还是没把目光转移回来:“住到你的那个鸟笼里?”

“你果然是在恨我?”

“恨?”林苒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可是出乎伍子平意料的是,那双眼睛里只有满满的嘲讽,“我确实是恨过你,可是现在我对你,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因为你这个人……不值得我动一点儿感情。”

有时候,恨和爱都是能让人一夜长大的东西。

伍子平愣了半晌,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让她觉得后背发凉的笑容来:“林苒,别怪我提醒你,你跟莫执在一起的话,他迟早有一天会害死你的。”

这次他没带着林苒大半夜的在街上乱晃,径直把林苒送回了学校,以他的个性,了解她现在到底住在哪儿并不是个难事,但是碍于叶锦言,才一直都没有直接到家里堵她。

在下车的时候,伍子平看着她,意义不明地说道:“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

林苒头也没回,也不管男人究竟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不好意思,你有对我说过什么吗?”

虽然之前怀疑过闫清平,但那终归只是怀疑,今天亲眼所见的一切,却证实了闫清平确实是在策划着什么要把自己卷进去的事情。

而且从他和另一个人的对话之中可以推测出来,叶锦言之前似乎已经让他们的某个计划失败了。

抛去已经存在的问题不去考虑,现在新出现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和闫清平对话的女人是谁,再一个就是,巷子里的第四人又是谁,他口中的先生又是何方神圣?

林苒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觉得自从自己来到了雁城之后,自己的生活就不知不觉地朝着一个混乱的方向前进了。

回到了雁城的伍子平,还有……准备在背后捅她一刀的闫清平。

而这一切的开始,似乎都摸索不出来一个头绪。

已经洗漱完了的林苒站起身来,跟洗完衣服的俞觅夏打了个招呼,从她抽屉里摸了条速溶咖啡出来,用热水冲开之后,便抱着自己的马克杯在椅子上沉思。

要不要跟莫执说这件事呢?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林苒自己给否决了,如果要告诉莫执这件事的话,那她就要解释自己为什么相信了伍子平的短信,又为什么直接跟着闫清平去了那条小巷,最后还要解释到底是怎么从困境里脱身的。

这实在不是一个上上之选。

想到这里,林苒突然就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一开始就觉得卜昌平这个名字很耳熟了。

她没记错的话,那还是在她去蹭经管系课的时候,国际贸易的老师提到过一个企业,因为那个案例确实很有趣,所以她课后也去查了查,而那间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就是卜昌平。

林苒放下杯子,迅速地打开电脑,决定查一查自己有没有记错什么。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纪鑫跟卜昌平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因为这个企业跟伍子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伍子平早已撤资,但是能跟他扯上这种关系的,绝对不可能是什么良善之辈!

这一夜林苒折腾到凌晨三点多才上床睡觉,她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想给莫执发短信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林苒这一夜睡得雷打不动,手机闹铃响到第二遍她才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烦躁地按掉了闹铃之后,林苒后知后觉地发现,身边居然仍是一个人没有,她保持着爬起来的状态愣了一会儿,才晃晃悠悠地去洗漱。

因为今天起的比平时晚,这导致她出门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早上两节课已经被学校定成了又一次的研讨会,其实根本就不用起这么早的。

这次研讨会时间出乎意料的短,林苒甚至还能赶回去上第二节课,似乎是知道她早上没好好吃饭,纪鑫把手里的面包牛奶扔给她:“我发现我真有先见之明,一看你就是今天早上起晚了。”

“是是是,您就是神棍再世。”林苒毫不客气地拆开了面包的包装,“不过说真的,你怎么想起来给我带东西吃了?”

纪鑫直接把手机塞给她:“喏,我们在群里的聊天一看你就没来得及点开看,看你早上睡得那么沉,我们就猜到你今天肯定起不来,让我多给你带一份早饭。”

“感动吗?”纪鑫收回手机问道。

“感动死了。”林苒的语气却完全不像那回事,“你相信吗?”

纪鑫啧了一声:“你的演技还真敷衍……对了,婷姐和小夏晚上好像有活动,我们两个晚上去学校门口开小灶怎么样?”

“正好我还发愁晚上要怎么吃,”林苒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她俩应该是宿管会搞什么活动,我估计没个两三天这事是完不了的。”

说到这里,林苒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顿晚饭:“对了,你谈恋爱的事情跟你父母说了吗?”

“你说他的事?”纪鑫脸上露出了犹豫不决的神情来,“我到现在也没主意啊。”

林苒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点开了微信看了看那一堆消息:“卜昌平怎么说?”

倒不是说真的想知道卜昌平会有什么主意,林苒更想知道的是,在卜昌平心里到底把纪鑫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我没告诉他,”纪鑫趴在了桌子上,眉头微皱,“我觉得现在还没到要见家长的地步。”

“那你父母要是问了呢?”林苒提出了目前最为实际的问题。

“啊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受不了了一样的大喊,“饶了我吧!”

看到她这个样子,林苒也没办法把话再说下去,但是自从昨晚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把卜昌平的来历记错后,她打心里觉得,卜昌平这个人是个能离多远就离多远的角色。

她甚至动了要去向伍子平求证的念头,只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给掐死在摇篮里,因为一想到伍子平那张脸,她就从生理上产生厌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