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丞相前妻想篡位

第六十七章·传言道

丞相前妻想篡位 令折夜 3892 2020-06-29 09:15

  

  “不敢当。”殷乐轻声回话。

“娘子若是喜欢,收下便可。”老管家笑容可掬,“这儿是白银四千两,夫人想请娘子帮个忙。那‘由庄’的制法,娘子在三年内可否暂不公开?”

即墨张了张嘴,看着手中的四千银票,这杜家人可真在殷乐身上下了血本,那香到底是什么香?真得能让杜家回本吗?

“却之不恭。”那白纱遮面的小娘子轻轻吐出四个字,答应了杜夫人的请求。

即墨眨了眨眼,心道莫非是错觉?这和他平日见的乐娘子不太一样啊。总觉得柔弱了点?清纯了点?腼腆了点?

拿到了制香人压印的契约书,杜夫人轻轻舒了口气。这“的卢”比不过“由庄”是肯定的,但只要新一种的香露没有出来,靠着这法子变着花样制出不同的香料,杜夫人有这个自信。

杜晴历亦是在筹划着开拓商道,杜家之所以能做到这么大,上头是有人撑腰的。既然要占香料这一行,上头那位自然也需要知会一声。上头那位宠爱的,也不能落下。

……

即墨晃晃悠悠来到了宋玉的屋前,刚打开门,就看见宋玉朝他招了招手。

“先生有何吩咐?”想着如何告知先生取意堂进账四千两,即墨捏着银票上前。

“乐娘子的四千两,交出来吧。”先生是笑着的,他与身后笑得一拳捶在地上的元欢一前一后,似乎融进这摇曳的烛光中。

即墨震惊:“先生您还记着啊。”

“学生的请求,做先生的忘不了。”宋玉接过即墨递过的纸张,递给元欢,“你看看,我说她会趁机抹个零头吧?”

元欢接过银票,认真点了几下,笑哈哈:“不错,正正好好四千两,先生高见。”

“这可是我的私产。”宋玉心情好,特意向元欢炫耀一番,“你可不许打它的主意。”

元欢没忍住,哈哈大笑。

“先生多虑,我除了取意堂,还有殿下那儿的荷包,不馋先生这点钱。”

即墨瞪大了眼睛,咦,先生的反应也不太一样。不过老师收学生的银钱,真的没问题吗?

“乐娘子的事姑且放到一边,先生。”元欢笑够了,也开口了,“严家至今未有动作,我们是否应着重提防?”

“不用提防。”宋玉说,“取意堂之所以和严家攀上关系,是因为秦王是严贤妃送到取意堂的。严贤妃很清楚,秦王姓李,不信严。”

……

过了中秋好几日,京城的严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与取意堂失去了联系,接连修书几封都石沉大海。

与严家的震怒不同,宫里的那位却还在享受晚膳。

这白鱼虽然肉质鲜美,可刺实在太多。可严贤妃爱吃,还爱亲手把一根根鱼刺挑出来,宫女太监们整日提心吊胆,可谁让皇帝宠她呢。

“炩儿大了。”严贤妃微微地笑,“又要着起来了。”

“娘娘。”宫女来报,“严家有信。”

“撕了吧。”严贤妃头也不回,“本宫何曾是严家人?”她涂了唇脂的朱唇微开,如口含朱丹。

扬州出瘦马,是常识。可瘦马的院子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这就超出了扬州人的常识了。

货郎都忘记晃拨浪鼓了,硬生生挤进了人群中。

他记得前不久,一位叫蓝翘的娘子被买家领走了。那买家是风雅人士,爱蓝娘子身上的熏香才领走了她。

这蓝娘子看上去像是要去过好日子了。可谁知道呢?说不定那人要了她的香,就不管她这人了。

那件事已经算是奇闻,却没有吸引这么多人围观。货郎挤到人群最前端,才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娘里娘气的少年郎,正拉着远近闻名的池娘子的手,挡在养家面前。

“这位小少爷,您可不能带走她。”养家的笑脸都快绷不住了,“这位娘子我可视为亲女儿,您这么带走……”

忽然,养家不吱声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地上。池娘子身前的小郎君抬手弹了弹指,在指着地上的一沓银票:

“你们要的,一万两,人我带走了。”

养家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财大气粗的小公子,居然为了个名声扫地的池娘子一掷千金?不,万金?

正当他惊异不定时,小郎君已经转身离去。养家一边捡钱,一边忙不迭地询问:“敢问小少年名讳?”

天哪,这位少爷可是个宝藏,到时候再得了好姑娘,他一定要提前联系他。

结果,握着池娘子手的小郎君向养家投来冷冷一瞥,那目光如刀子,割得养家瑟瑟发抖。

“我的事,你没必要知道。”

货郎眨巴着眼睛,看着那位小郎君霸道地转身离去,连连咋舌。

倒是有旁边的人认了出来,忍不住在人群里嘟哝:“这不是那天晚上和邢家二郎针锋相对的小子吗?叫什么来着,叫殷乐。”

货郎皱了皱眉,这扬州城哪有叫殷乐的二世子?他甩开满脑子的疑惑,继续卖他的小玩意儿。

这一下,街坊邻里全传开了,有位年轻的小公子捏了叠银票子,大张旗鼓地跑到池娘子的养家,把池娘子接了出去。

“娘子,据说殷乐直接把万两的银票拍在了养家脸上,她叫‘我是谁用得着你管’的时候可神气了,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郭采练的丫鬟垂柳道。

至于殷乐是不是真往养家脸上摔钱,嗯,以讹传讹,消息总是会有些失真的。

郭采练对蓝娘子不感兴趣,但自从打听到和池娘子交好的是殷乐后,隔三差五派垂柳跑去打探消息。

郭采练将针脚捻好,想着殷乐趾高气昂的模样,忍不住莞尔。她假模假样骂了垂柳几句,言语间全无怒意。

等她笑够了,眸子里却略过一丝惆怅,道:“去和阿乐招呼一声吧,就说此次乡试开场,我欲邀她一同前去观看。”

垂柳点点头,无声无息地出去了。

……

殷乐收到消息,默默算了一遍时间,长舒一口气。

行,先送池娘子,过几日再去赴约,两边都不落下。唯一要落下的,也只有夫子那边的课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