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129章 兽元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5826 2020-06-02 18:03

  

  火言闻言,看着自己造成的棒坑的中央地带,此时身披银芒亮甲的张凡十分醒目地站在了那里,看着这气势大变银芒灰瞳让人不禁有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而此时的张凡竟是一人同时口吐三种声线,将那火言都是径直吓得够呛。

“小胖,要不是我出手快点现在你可就直接躺着了,你很少会分神才对的,少见哈,刚刚是怎么回事?”

“是啊,小影,你刚刚怎么愣了一下,就这么站着给它敲?”

“我.....刚刚它那一棍,好像我之前碰到的一只变态猴子,只是那已经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怎么会?而且刚刚那动作,那架势,那气息,那运灵法门都和它十分相似,怎么回事?”

“什么猴子能让你这么说?”

看着张凡这一个人身具三种声音和三种气息,火言有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和奇异的耳朵,打断了张凡他们的议论说道:“你,你到底是什么,我听说过寄宿的,可是没听过一个躯体可以同时寄宿两个灵类的呀,你..........”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灵类?”

听到火言的话语,冥老立时银芒大盛,将张凡的身躯完全笼罩了,小影的气息丝毫不留下一星半点,而此时的张凡看上起就宛如一个身披银色甲胄的魁梧战士,而火言看着那奇异但又让他丝毫不敢动弹的一幕,竟是吓的呆立原地,等到冥老走到了他的面前才受到巨大的压力扑通跪地。

“额,这猴子这下惨了,那个,冥老头,你别和它一般见识嘛,哎,火言是吧,你看清楚点,这气息是灵类的气息吗?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灵类的气息是可以这么纯正的了?”

火言稍一感受之下确实如此,这眼前的气息完全就不是灵类的气息,虽然也说不上是人类的气息,可是这就让他这只平时不大喜欢动脑子的好动猴子费解了,这如果不是灵类,那怎么会寄宿到这叫张凡的人类身上呢?可是话虽这么说,这恐怖到极点,让它全身的警觉系统都纷纷颤栗的力量使火言不敢造次。

“行了,小猴子,这灵有灵核,兽有兽元,把你的兽元交出来吧!”

火言闻言,立马便是神情惊恐万分,不住地磕头求饶说道:“不要杀我,前辈,求你了,我现在还不能死,如果我死了那我赤灵魔猿一族的传承就会因此而断绝的,我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发誓,他日待我将我族的传承交回族里的时候,定当双手奉上我的兽元。”

张凡听见这冥老一上来就蛮横地想火言索取那所谓的兽元,问向小影说道:“小影,这冥老说什么兽元是什么情况?”

“刚刚冥老头不是说了吗?这灵类有灵核,而灵兽有的却是兽元,说法不一样但是作用都一样的,这都是各自力量和生命的源泉,这冥老头够狠的呀,一上来就交人家把命交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拿这赤灵魔猿的兽元做什么。”

张凡知道这赤灵魔猿毕竟只是受到了血灵尊的约定所束缚而已,说到底它也是一只知恩图报,爱护同族子孙的善良猴子呀,这冥老何必要为了一句话就杀了人家呢?连忙劝道:“冥老,它也只是一只心直口快的猴子而已,看它刚刚对小猕猴的爱护和有恩报恩的性格,你何必杀了它呢?”

冥老闻言十分无语地说道:“哎,我说你这臭小子,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要不然我才赖得理呢。”

张凡这就糊涂了,这杀了赤灵魔猿怎么就成为了自己的呢?冥老对着跪倒在地的火言步步紧逼,说道:“你不明白不要紧,反正你的第三枚灵核算是有着落了,就用这魔猿的兽元好了,它的资质不错潜力非凡,就是脑子不大灵光所以进步受阻,哎,你别愣着了,赶紧的,是你自己自行动手还是我来?”

小影闻言,一时间对于冥老这大胆的想法很是好奇地问道:“冥老头,你是说用这家伙的兽元来放进张凡的火属性灵穴里?这,这怎么可能行得通?”

“怎么行不通?难道你试过了?说你毛发长见识短了吧,还不服气,谁规定灵穴就一定得放灵核?灵核是灵类的生命之源力量之本,那兽元又何尝不是灵兽的生命之源力量之本?这世界上强类不是只有收灵者。”

火言看着冥老那冰冷的双眸,看看一直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白龙祭司,知道自己是死定了,可是奈何自己身上还背负这空知林海赤灵魔猿一族的兴衰大责呀,只能不停地继续求饶说道:“前辈,前辈,是我错了,竟然说你是灵类,是我错了,请你先绕了我,我族的万年传承不能就这么断在我的手上啊。”

“冥老.......要不就算了吧,这断人传承就好比绝人后代,这事有点缺德,我看还是算了吧?这灵核我们可以慢慢找的。”

冥老一脸苦笑地说道:“谁说我要杀他的了,就一只猴子用得着我动手吗?”

火言闻听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声问道:“那,那前辈说要我的兽元是?”

“你本身潜力不错,可是奈何你悟性不足,现在的实力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吧?正好你的兽元是张凡这小子所缺少的,你可以交出你的兽元然后像小胖一样成为张凡的一部分,这样不但对你的修炼有好处,而且我不会抹除你的灵魂的,等到这小子成就大道,你们自然可以重塑躯体的,你的传承也不会断的。”

火言闻听,这才明白冥老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张凡,而最重要的是他也没那个必要欺骗自己,按照冥老的气息来看,至少是不在自己之下的了,想要兽元大可直接动手开膛破肚就行了,那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而且现在火言终于是明白了,这张凡一个人类小子的身上是怎么可能同时拥有多股气息的,原来不是邪魅的寄宿傀儡啊。

“哟,冥老头,你好算计哈,原来是打算来这么一出,不过也行,火言,你就答应算了,你看我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吗?再说了,要是惹急了这老头,到时候可就连灵魂都不剩了,答应算了,以后我就不用整天就只对着这整天闷里闷气的老头了,有空还能练练棍道呢。”

“呵呵,还真是对不起了啊,让你们整天对着我这糟老头子,”

火言知道小影说的对,现在起码自己还能只是躯体死去,传承还能留在灵魂之中,待到以后有机会还能将之传给族里的后辈,便不再犹豫了,否则的话,真要逼急了眼前这气息恐怖的怪物,那可就真的是不识好歹了。

火言直接自己用手穿胸而入,把自己那还在跳动的心脏拉扯了出来,脸色苍白地说道:“这,这就是我的兽元,在心里,就,就交给您了。”

话一说完,火言的气息便是渐渐地从脚往上收拢进了心脏里的某处,原本火红的毛发随着躯体渐渐地发白,等到全身上下都变成惨白之色后,火言现在就是一座用白石膏做成的雕塑一般,冥老拿起了火言的白色心脏,只见躯体立马碎裂成灰洒落一地,将心脏剖开,一颗艳红如火的圆形玻璃珠子出现在了眼前。

冥老将珠子取出,只见上面还散发着火言那浑厚的气息,问道:“你就先到张凡的心境里休息调养个几天吧,等到臭小子拿到九针碧灵草了,在开始对你的吸纳和融合。”

冥老将珠子带回了水榭之中后,便就直接催促了张凡和白龙祭司,说道:“别浪费时间了,赶紧走吧。”

而在远处的树底下,先前那拦住了张凡去路的小猕猴再次跳了出来对着张凡挥舞着拳头,还是继续指着水湖中央,张凡见状,便对白龙说道:“白龙前辈,能不能麻烦你还是先把湖里那东西得杀了吧,这火言现在的情况......”

“好。”

这四星的就是四星的,没两下就在湖里留下了一滩巨大的血水,解决完了事情,张凡和白龙继续朝着上层走去,走到了第六层,张凡看见的全是一件件透着锐利精芒的灵器,那一件件的灵器是刀、枪、剑、戟、鎲、棍、叉、耙、鞭、锏、锤、斧、钩、镰、扒、拐、弓箭、藤牌样样齐全,一个个都像分门别类地放置在了石台之上。

面对这样的场面,张凡自然不会放过一个好学的提问机会了,这不懂就得问,已经是在阳灵世界的十几年教育培养下,根深蒂固地扎根在了张凡的脑海之中,在灵器阁中逛游了半天,有时候问问白龙各类灵器叫什么,有时候问问冥老作用又是什么,有什么特点。

冥老叫住了张凡说道:“我说你好学是好事,可也要分时候吧,别看这九寻楼越往上层楼阁的空间越小,现在就这灵器阁也是有十几座大宅院的空间,你要了解完这里所有的灵器又哪是短时间做的来的,行了,你现在就记得,这灵器有四个等级,天地灵人,每一阶又分初中高三个等级,这里的灵器大多都在灵级之上,相对比丹药,这血灵尊的炼器之术还是差点的,走吧,之后学了炼金之术,这些东西你都会看不上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炼金之术炼出来的灵器会比灵级还厉害?”

冥老听到张凡这么说,差点就没想一口老血喷到他的脸上,说道:“灵级?那炼金之术来对比灵级灵器?得,你也是个人才,在我的眼里,这灵级的灵器连切个水果都嫌钝,走吧走吧,没啥好看的。”

在冥老的一再催促下,张凡两人走上了第七层的楼阁之中,这第七层的楼阁空间已经是只有十座大宅院的大小而已了,一眼便是看可以看到了尽头,张凡此时身心都十分的戒备,他可没忘记,这第七层可是还有着一个半皇强者的,虽说是人类,可是搞不好也是个被困多年的老变态啊。

两人一直站着,张凡就先且不说了,但就是那白龙祭司就不敢迈进半步了,而张凡也一直心里打鼓,这冥老说好的是让他来应付的,可是现在他却是说什么不会攻击你之类的话语就将摊子继续丢给了张凡,“喂,冥老,你有没有搞错啊,不是说好了你来的吗?”

“你急什么呀,你就算真的怕那也得走进去看清楚再怕吧?你俩就这么傻傻地站在楼道这里看着算是怎么个情况?”

“额.........”

“白龙前辈,那连琼将军真的有那么让你害怕吗?”

白龙苦闷地说道:“说来惭愧,在连琼将军的面前我连一招都顶不过,平日里我们这几个所谓的强类是没少被他训过,他说一我们那里有敢说二的呀。”

“算了,进就进吧,怕什么,我就不信那连琼将军还能吃了我?”张凡径直一边说道,一边走进了种满了各种鲜花的楼阁中央地带,只见一处露天的石台和石座出现了花海之中,看着周围这一大片的鲜花,问着空气之中那股浓浓的花香,张凡都有点心旷神怡了起来。

淡淡地舒了一口浊气说道:“呼~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一片花海,这香气真是让人心情舒畅啊,白龙前辈,你确定是这里吗,没带错地方?白龙前辈?”

白龙没有回答张凡的问话,而是一直站姿石台旁边身姿笔直地目视前方,好像是在站着直挺挺地军姿一般,一阵微风轻拂,扰动了花海之中那久含的暗韵之气,张凡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沁人心脾的芳香,原本还有的些许戒备现在已是不留半分了。

“怎么样?这里的花香可以安静凝神,对于解除疲劳也是有不小的功效,现在是不是感觉随着自己的呼吸连身体里的浊气都倾吐出来不少了?”

“嗯,对,这感觉真的不错,不知道这花海里都有些什么品种的..........!!!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