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四百三十六章:好好想清楚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3196 2020-06-02 18:03

  

  “你,你怎么会醒过来!”

雪乌此刻气息大盛,面色红润,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病泱泱之态,这是让启季始料未及的,雪乌看着昔日曾一起并肩战斗,生死相托的老朋友老战友,现在却是要霸占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对自己的家人加以毒手,每每想到这里,雪乌心里都是十分复杂的心情。

“没想到会是你,为什么!”

启季也是有些慌了,因为雪乌毕竟是这么多年来狼妖族公认的妖王,之前启季不择手段地也是要在确保雪乌不会跳出来搅局之后,才是敢于明目张胆地策反将士妖军的,因为他很清楚,在狼妖族所有子民的眼中,雪乌依旧还是那个驰骋沙场数千年,建立无数功勋的三大妖王之一。

看着旁边的张凡是一脸戏谑的坏笑,启季是愤恨不已,一起都是在张凡这个小鬼来了才是乱了套的,面对雪乌的话语,启季并没有回答,反而是极度不甘心地紧紧握着拳头,启季不语,雪乌也没有说直接冲上去和启季厮杀。

反而是面对这周围的将近百万雄师的狼妖族全体将士们大声说道:“够了!我们狼妖族的这场闹剧是时候才落幕了,我雪乌还没有死呢,也没有老到走不动路了,你们现在就是想趁乱造反了是吗!你们这样的行为让别的妖族怎么看我们狼妖族?所有将士都给我听令,我不管这次是谁起的头,这次的事情我疑虑不会深究,对于企图谋反迫害王子的首领我会依法当处,其余将级以下的妖军都无罪,现在,你们全都给我回到自个的岗位去!”

雪乌毕竟是雪乌,妖王毕竟是妖王,无论是气魄还是本身在族里的名望都不是谁都代替得了的,启季说策反的将士之中其实有将近八成的都是因为妖王的突然沉寂让他们群龙无首了而已,在这种时候启季站了出来,灌输以能者为尊的妖族传统思想,自然是可以唆使很多将士反动的了。

但是现在雪乌出现了,而且是以知己完全如往昔般强悍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的健在,自然很多的妖军将士还是以妖王为尊的了,他启季就算说得再好听,在狼妖族也只能排的上个第二而已。

“是!妖王!”

在雪乌的敕令下,前一秒还是剑拔弩张气氛紧张的白日战场,这一秒却是来了个大转变,只见启季一方的妖军从几十万急速锐减,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启季身后剩下的仅仅只有他自己的那几万亲兵了。

但是为此,大军退去之后,张凡才是能清楚地看到了,在启季亲兵的后方,一直躲在大军之中的那几个蒙头盖脸,红袍黑衣的身影显露了出来,在雪乌和启季依旧在互相对峙的时候,张凡对身旁的剑心说道:“剑心前辈,注意到那些启季亲兵后面的几个人了吗?”

剑心点头答道:“看到了,从气息上来看,他们也都是将级的高手,只是不知道来自哪一个势力。”

“既然好奇,这还不简单,等会启季这边有我和雪乌妖王,应该足够应付了,那几个鬼鬼祟祟地神秘人,就靠前辈你抓回来了,就算是尸体也请剑心前辈务必带回来一具,我就不信了,还查不到是什么势力这么猖狂。”

“没问题,交给我了。”

而另一边,启季此刻显然是对雪乌很是忌惮,作为曾经并肩作战了数千年的战友,启季对雪乌的实力很是清楚,虽然大家都是妖将级别,可是一星之差的差距实在不小,而且作为三大妖王之中最具实力的狼妖王,雪乌又岂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启季对雪乌是不停地探测着,雪乌冷笑道:“还来?从刚刚到现在你都是感知探测了我不下数十遍,难道我睡得久了,你连我的气息强度都是分辨不出来了吗?怎么?你是自己老是交代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还是要逼我对你动手?”

启季不由心中大骂,“可恶!雪乌这家伙的气息明显已经恢复如常了,张凡这个可恨的小鬼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张凡张凡又是张凡,为什么老是这个人族的臭小鬼来坏我的好事,这下麻烦了,之前那人给我的东西,我在老祖那里便是用掉了,面对雪乌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我确实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该如何是好..........”

“哈哈哈,老实交代?我今天为什么会站在你的对立面难道你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雪乌,我告诉你,我启季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都是你逼我的,你身上的毒没错就是我下的,如何?”

面对启季丝毫没有罪恶感的嘴脸,雪乌便是抬手就要对启季这个叛徒动手,“等等!”启季飞快地后退数米说道,“雪乌,你最好就考虑清楚了,我启季不要别的,反正你也是做这妖王数千年了,早就是腻烦了吧,不如就退位让贤,给我也坐坐吧。”

“就凭你这个卑鄙的叛徒?”雪乌显得极为恼怒地说道:“你现在连最基本的承诺和忠诚都给丢弃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觊觎妖王的位置?就算我给你坐了,你也不见得会对狼妖族有多忠诚吧?!”

“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就是因为你变得如此地自以为是,我启季才是对你失望透顶了,”启季一改先前的忌惮之色,腰杆挺直地注视着雪乌说道:“哼,你早就不再是我值得追随的妖王和战友了,雪乌,在你动手之前还是想想清楚吧,因为你最喜爱的二王子的命还捏在我的手里!”

张凡上前说道:“启季将军说的可是二王子身上的尸傀血毒吧?尸傀血毒,九寒九阴,毒性猛烈无比,除母体尸晶之外无物可取,无药可救,我说的不知道可对?”

“真不愧是毒仙传承者,知道的还真不少,既然你们是知道了那是尸傀血毒,那就应该清楚,这世界上除了我手中的母体尸晶没有东西可以救得了他,即便是其他的尸晶也没用,就只能是我手中唯独的这块。”。

张凡拦住就想动手的雪乌,神色严肃地说道:“确实如此,血毒母体共生共存,一一对应,这才是尸傀母体真正棘手的地方,解药的唯一性,让它的威力更是提升了不少。”启季刚想得意的时候,张凡却是对着后方招了招手。

“启季,你说的是没错,尸傀血毒的确棘手非常,而且是无药可解,但是你如果就这么觉得我会束手无策的话,那你也未免有点太小看毒仙传人这个名号了吧?既然雪乌妖王身上的精神毒素我都是可以解决,那这尸傀血毒为什么不能?要知道世间负阴抱阳奇妙之物甚多,有时候绝路也未必就是死路,姜尚王子,出来吧,来见见你的‘老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