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三百七十二章:交换(二)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7664 2020-06-02 18:03

  

  “原来如此,”耿迦听到张凡这样说道,虽然心中依旧有着几分怀疑,可是目前张凡的态度也并非是那种横行霸道的,不管怎么说,如果张凡连琼两个可以不与他们不与耿力为敌,耿迦还是觉得比较好的,“既然是友人的遗物,自当是要寻回,只是不知道那灯芯长什么样子,三百年前的蜃楼之行,本王也是随同的,不过你说的灯芯我倒是没有注意到。”

张凡将灯芯的大致模样给耿迦描述了一遍,“之前是因为我那挚友也曾去过蜃楼沙宫寻宝,您也知道,那蜃楼之地可是当年血灵尊的府邸之一,其中的宝物自是不少,为此我友人也是前往,可是不曾想将家传的灯盏弄坏,而灯芯更是因此遗落在了那里,希望亲王可以帮在下这个忙,我们哥俩必定对亲王的帮助铭记在心的。”

耿迦在脑海之中思索了良久,才是忽然恍然大悟地说道:“对了,本王记起来了,你所说的那灯芯,应该是当年兄长在蜃楼里阁一处角落之中无意发现的,兄长见它外形很是绚丽才是将其带了回来。”

“那不知道这么多年了,耿力妖王他是否使用过?”

一旁的耿飞花也是想了起来,摇头笑道:“你说的那东西我之前在父王房里见过,而且我还拿来当弹弓珠子玩了几天,之后觉得没意思就放回去了,那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呀,张凡你至于那么紧张吗?刚刚还差点以为你要和我父王为敌呢。”

“额.........”张凡对此也是很无奈了,堂堂的证心灯的灯芯,这样的神物竟是被一个小丫头当成了普通的玻璃珠子拿来玩,真不知道是证心灯的悲哀还是耿力的悲哀了,有证心灯灯芯这样的神物竟是得物无所用,只能闲置在角落的一旁。

不过张凡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之前在方家的时候,如果不是有冥老在,恐怕都是没有人能认得出这证心灯的存在,而且也是在冥老的帮助下,张凡自己也是才能对证心灯加以运用的,虽然一直到现在对证心灯的使用,张凡都是显得有些被动的感觉。

但是至少也是对证心灯的一种使用方式吧,而且按照冥老的意思,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张凡必定会有将证心灯灵活使用的一天,而这耿力别说是使用灯芯了,恐怕就是连那珠子是什么都不可能看得出来吧。

其实还真的不是张凡过誉高估耿力了,张凡之前之所以会将耿力的实力突飞猛进和证心灯的灯芯联系在一起,正是因为张凡心里很是清楚证心灯的强大之处,就到目前为止,证心灯对于张凡的帮助就已经是很多次了,而且在心境之中证心灯对于张凡的改造和提高就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所以这怎么能不让张凡认为灯芯的奇效让耿力快速成长?

“既然如此,耿力妖王想来留着那灯芯也是不会有什么用处的了,拿来当装饰品都是嫌它太小了吧,那不如就拜托亲王和飞花公主你帮我们去和妖王说一声,看看能不能让我拿回那灯芯。”

张凡知道想空手从妖王那里拿回灯芯,恐怕是不可能的,妖族讲究的就是一恩还一情,一物换一物,这是他们的原则也是他们的风格,况且就算耿迦说可以无偿将灯芯从耿力手中取回,张凡自然也是不肯的,毕竟他手中的血丹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人家都可以把东西无偿给你了,又何必自己搭上一颗血丹呢,其实还是那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能够顺利拿回灯芯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在灯芯拿回的时候,谁又能保证那耿力不会暗中做什么手脚?即便这有些小人之心的感觉了。

可是张凡并没有从心底里信任妖族,为了自己的安全这也是必须做的防备,而且更重要的是,妖族和人族虽然已经订立和平约定,但还是那句话,谁又能保证这个古老的约定能维持得了多久,此时既然是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张凡自然是要好好为人族做点事情了。

只要将改造过的九转血丹以交换灯芯为理由,给耿力服下,那么耿力凭借着九转血丹的功效极有可能会冲击到妖皇级别的实力,不管在什么地方实力永远都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耿力冲击到妖皇之后就能有很大的机会能继承万妖皇的位置,而耿力又为自己所控,届时人族和妖族起码能享受一段不短的和平。

就算耿力以后和不是万妖皇,但是在妖族之中说得上话的三大妖王之一能为自己所用,又有何坏处?张凡将事先就是准备好的九转血丹拿了出来,“亲王,在下之前得到一个大机遇,从荒漠的深处寻得了两枚丹药,不知道您可认得?”

当张凡将丹药改造过后的九转血丹摆在面前的时候,一直表现得很是淡定就连之前面对连琼的惊人气势都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的耿迦,此刻竟是大惊失色了起来,只见他的眼睛瞪得都快要跑出来了一般,盯着张凡手中的血丹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这这这,这,这是,这是九转血丹?!!”此时的耿迦显得很是激动,连双手都是不停颤抖了起来,“这,这真的是当年血灵尊最震惊世界的九转血丹,不过怎么和之前我见过的有些变化,张凡兄弟,你,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寻得的这如此重宝?!”

而耿飞花毕竟年岁尚小,自然是不认得这什么九转血丹了,只是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让自己这个平时波澜不惊的叔叔都是如此惊讶,张凡点头说道:“亲王果然见多识广,好眼力,这确确实实是血灵尊的九转血丹不用怀疑,在下实属幸运得到了这奇药,而且这枚九转血丹药效甚至是平时九转血丹的几倍之强。”

“几,几倍?”耿迦看着眼前的这枚丹药实在是激动得不行了,张凡将丹药直接将丹药交给了耿迦说道:“亲王,这枚丹药就当做是我们哥俩的一份诚意,希望可以和耿力妖王换回我挚友的那个灯芯,那个挚友对我来说确是太过重要了,所以还望亲王帮忙。”

耿迦双手战栗地牢牢握住了血丹,“这,这,张凡兄弟,你真的舍得用这等奇药来换取兄长手中的那没任何用处的玻璃珠子?这可是九转血丹!你可想好了?”

“当然想好了,那件东西对我来说更为重要,比起血丹,那东西对于我和我挚友来说才更是应该找回的至宝,所以希望您和公主殿下可以替我们和耿力妖王说说,这血丹您可以先带给妖王,如果效果没有我说的那般强力的话,我自当亲自赔礼道歉。”

耿迦还是有些宛如做梦一般地说道:“真的是九转血丹,要是之前,要是之前能得到这九转血丹的话,兄长他也就不会为了解决我们熊妖族的困境而选择受到那人的胁迫了,哎.......”

耿迦一改之前的防备之色,对张凡很是欣赏地说道:“好,既然张凡兄弟是能如此的大方,能将如此奇药忍痛割爱交换给我们,你放心,我会亲自去和我兄长说明你们的情况和来意的,你随后就和本王一起去王宫里见我兄长就是了。”

耿迦说罢,就是要带着张凡走出亲王府,张凡笑道:“有耿迦亲王您的亲自保证,我们自然是放心不过了,不过亲王您先别急,其实我这次来一来当然是为了最为重要的朋友遗物,这二来,我也是久闻熊妖族的大名,也是诚心想结交你们这些朋友的,所以为了以表真诚,我相信您也是察觉到我们的身份了吧?”

只见张凡直接脱去了表面的一层熊妖伪装,显露出了他自己本来的人族模样,耿迦和耿飞花都是显得惊讶,但是相比之下耿迦没有和耿飞花那般惊讶,其实作为实力已经达到了四星层次的妖将高手,耿迦从刚才和张凡连琼两人的气息接触之间便是有了一丝的察觉,毕竟一个人气息往往可以表达得出很多的东西。

耿飞花翘着两只脚尖吃吃地看着摇身一变就是成了人族的张凡,“你你你,你竟然是人族的,不过还是挺有魅力的,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族,真是..........”

“看来亲王您的确是察觉到了我们的身份了,不愧是四星妖将的高手。”

耿迦此时对张凡已经是毫无戒备了,他摇头笑道:“不不不,我并没有察觉到你们是人族的身份,只是从你们刚才的气息之中看出了你们并非妖族就是了,不过张凡兄弟你竟然是不顾自身安危,能如此坦诚真挚地对我据实相告,从这点就是可以肯定,张凡兄弟你是个值得深交的性情中人,本王先前对你们还多有戒备实在是抱歉了。”

“亲王不必道歉,刚刚我也是说过了,我确确实实是希望可以和熊妖族交个朋友的,既然是要相交,那又何必遮遮掩掩,这样又岂能交到朋友?”

“哈哈哈,好好好!你这个朋友,我们熊妖族交定了!”

张凡再是从怀里拿出了一枚平常的九转血丹,将其递给了耿迦说道:“亲王,先前我们哥俩登门拜访的时候就是说过了,我们是要给亲王你送一份大礼的,我张凡说到做到,从无虚言,这枚九转血丹虽然不比刚刚那枚药力强劲,是我们寻到的两枚丹药之中的一枚,希望亲王您不会嫌弃。”

此时耿迦的心情都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真要说的话,就是在今天这么短短的一天之内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多太大了,一天之内见到两枚九转血丹,这要是换做从前他是想都不敢想只能是奢望的事情。

耿迦一脸激动得都满头汗珠地说道:“不不不,如此的丹药能寻到两枚那是兄弟你莫大的机遇,切不可给我了,本王是无功不受禄,又岂能平白无故地接受你如此大的礼?”

“亲王您这就说错了,您能答应帮我们引荐妖王,就已经是对我们莫大的帮助了,而且自我进妖境以来,就是久闻亲王你的为人豪爽,我们也是乐于结交您这样的朋友,希望亲王你可别拒绝了,要不然,您就是看不起我们只是区区人族咯?”

“哎,兄弟说的哪里话,以你们这般的实力能和本王结交应该是本王的运气才是,”耿迦虽然知道张凡此举不免有些糖衣炮弹的意思,可是在九转血丹面前又有几个人可以抵挡得住呢,而且刚刚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但是耿迦也是由衷地认为张凡这样的人确实值得结交,不管是实力还是底蕴,都远高于常人,而且能一连寻到两枚九转血丹的人,气运必定非凡。

耿迦既然是决定结交张凡了,他也是一个真性情的性格,所以稍微有些尴尬地问道:“兄弟,虽然我相信你是真心想和我们熊妖族结交,但是恕我稍微多疑了一些,你这一下给我们送了如此大的礼,其中应该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吧?”

张凡好不避讳地点头说道:“亲王果然是个老江湖,无论是阅历和见识都是比在下我强太多了,看来小子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不过亲王您说的没有错,这其中的确也有我的一点私心在里面。”

“相信亲王也是明白,我是人族自然也是希望人族能够长治久安,人们和平生活,虽然人族和妖族一直都是有着千年古老的约定存在,暂时来说人妖两族不会有什么冲突,但是我也明白在妖境之中还是有一些野心勃勃的存在,为此,我也是希望真的到了两族发生争斗的时候,熊妖族可以尽量阻止。”

耿迦闻言,细细想了张凡的话语,似乎有些明白张凡的意思了,张凡继续解释道:“亲王,我们大家都知道,在战争之中从来就没有绝对的胜利,不管是战争双方的哪一方,战争给百姓带来的伤害是沉重的,倘若两族开战了,届时您觉得谁受到的伤害更大?”

“哎,自然是双方的百姓。”

“是的,战争带来的后果是痛苦的,而最痛苦的不是失败的为首者,而是双方最为无辜的平常百姓,我相信您也不希望看到熊妖族的百姓无辜受累,血流成河吧?为此,我只是希望通过我们的结交,至少能对熊妖族和人族的沟通增加一条道路,我也明白两族之间自古以来仇怨已深,但是和平时要双方互相尝试的,所以我更是希望可以借助我们的结交给两族之间搭建起一条新的道路。”

耿迦看向张凡的眼中更是多了几分认可的目光,并非张凡的实力有多强劲,而是他从张凡的身上看到民族大义的维护者的身影,无论实力如何,一个真正为民族大义着想的人都是值得任何人的敬重的。

他或许也是明白了为何身后实力强大的连琼会这么对张凡唯命是从了,“兄弟大义,实在是让我佩服,我自然也是不希望双方徒增兵燹,这样对百姓绝对是痛苦地折磨,好!就凭你这句活,以后你就是我们熊妖族永远的朋友!”

张凡由衷笑道:“那小子就多谢亲王的信任了,”

“哈哈哈,应该是我多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么大的礼才是,走走走,我相信兄长必定也是喜欢你这个朋友的。”

“亲王,对于耿力妖王,我在妖族之中听到了一些事情,不知道..........”

耿迦似乎知道了张凡说的,便是脸色暗叹地说道:“我知道兄弟你听到的是什么,你是不是听到了之前万妖大会的时候,我们妖王傲慢的举动?”张凡没有言语,只是点头回答。

“其实,那并非是我兄长的本意,刚刚我不是说了吗?兄长三百年前为了解决当时我们熊妖族面临的一个难关,便是决定想办法突破自己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在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族的神秘之人找到了我们,兄长在他的帮助之下实力的确突飞猛进,可是这是有条件的。”

“神秘之人?”

“没错,那人实力强悍,极为神秘,我也只是见过两次而已,在当时兄长别无他法,只能是答应了神秘人的要求。”

“什么要求?”

“就是在接下来的五百年内,兄长需要听从那人的五个指示行事,一开始的两个指示都还没什么,只是让兄长在外人的面前变现出实力和傲慢而已,为了熊妖族,兄长也就忍了,可是渐渐的,兄长便是察觉到了那人的野心,可是无奈兄长提升的实力是有代价的,就是会被那人掌握命门,为此我和兄长都是苦思着解决之道,但是久久没有良策。”

“原来如此,那神秘之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有这般本事能控制妖王的命门。”

“那人相当谨慎,我们也是拿他毫无办法,哎,要是兄弟你能早点来,或许兄长也就不用为了熊妖族而铤而走险了。”

“好了,具体的细节,我兄长更是清楚,我相信兄长一定会很高兴认识你的,到时候我们不妨再问问兄长好了,走走。”

张凡拦住说道:“哎,亲王等等,再好的说辞还不如实际的成果更有说服力,如果你信得过我,不妨先是使用了这九转血丹,我想看到您真真正正提高了实力的您,妖王应该更加容易相信我们的。”

耿迦想了想,便是点头说道:“好,这样的确也是最好的办法,”其实耿迦自己也早就是对这九转血丹的神效跃跃欲试了,“石将军,你吩咐下去,从今天开始的三天之内,我谢绝一切来客,专心闭关!”

“是,属下这就吩咐下去。”

“那张凡兄弟,就委屈你们二位暂时先在我这寒舍住个几天了。”

“亲王放心,而且有我们在也正好可以给您护法。”

“这怎么敢有劳?”。

“既然是朋友亲王就不比如此客气了,要不然就是不给我们哥俩面子了?”

“哈哈哈,好好,既然兄弟如此坚持,那我就有劳二位的护法了?”耿迦说罢,就是直接带着张凡两人直接走到了亲王府的闭关楼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