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128章 惊天一棍!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5635 2020-06-02 18:03

  

  看着周围密集无比的乱棍击打阵仗,小影瞬形一出,直接闪到了百米之外的火言面前,在火言吃惊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不忘嘴角冷扬地说道:“不巧我也是使棍的,既然大家是同道中人,正好我们来交流交流心得你看如何?”

小影将影合棍凌空抽出,朝着火言便是当头一棒,径直敲得是他紧握住火棒的双手阵阵发麻,感受到棒中传来的巨荡之感,火言此刻一交手之下就知道,眼前这披着灵类外衣的诡异人类其实力竟是比自己这相当于四星巅峰兽态的实力还要强,便是片刻大意不得,立马全身汗毛直竖,手中火棒全力一甩将压迫在自己棒上的小影给甩了出去。

“这棍法四基本,扫,挑,刺,落,中的扫和挑你倒是用得不错,不知道你那恒天三棍,其余的两棍威力怎么样,来来来,不要藏着掖着了,快点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和赤灵魔猿交手,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你别后悔,就算你实力是五星有如何,这恒天三棍可是我老祖留下的憾天神技,我也从来没试过第三棍呢,今天刚好,拿你来试试,希望是你别让我失望才好!”

“哟,好,别废话了,有什么招就快点使出来,刚刚你那一棍威力很好,我影狼也学学人类的那些臭礼数好了,礼尚往来,我这就回敬你一棍,接招,千重万影!”

只见小影将影合棍向前直握,前后双臂大开,径直就朝着火言展开了突刺,一棍未收一棍又出,在棍棍相接的极其快速的交相切换突刺下,在两人中间的地带,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影合棍棍影,十根,二十根,三十根,一百根,一千根,直至到出现了近乎万数的棍影,小影才猛然收回突刺的影合棍,只见那棍上由于快速摩擦空气而泛起的白烟在淼淼升起。

而后,小影手中长棍直接脱手而出,连带着万数棍影浩浩荡荡地刺向了一直在棒头点地的火言,火言看着这和自己的破军之棍竟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千重万影,眼中开始流露出了棋逢对手的喜悦之感,“好,好一个千重万影,竟是和我的破军一棍不相上下,好久没有碰到在棍法之上还能有如此造诣的对手了!”

火言将原本就点在地上的火棒更是深深地压进了地下,一身火属性的灵力不再是全身喷发,而是全部化为了两条极其浓度精纯的灵力丝条各自环绕双手而下,在火棒的末端再次聚合为一灌注到了火棒之上,先前还火光熊熊的火棒渐渐收敛起了火焰,像是化为了炙热的岩浆一般完全覆盖在了火棒的表面不住流淌着。

火言丝毫不畏惧火棒现在恐怖的温度,左手摊开拖着火棒的前段,右手紧握火棒尾部,整个人下盘是个铁桥式的扎马,上盘却宛如石弩一般,只要稍一触碰便是会将手中骇人的岩浆火棒猛然刺出,此时火焰安静如佛,似乎是在等待着小影的浩大攻势来到身前一般,双目精芒地说道,

“千重万影虚幻无常是吗?那我就以实打虚,一棒震万影,恒天三棍第二棍,破法!”

就在千重万影攻击过半程之时,火言手中的火棒终于是蓄势而发,火言所有的气势,完全加注到了火棒之上,使人仿佛看到的不是一根细小的火棒子,反而是一根即将前刺的硕大石柱,朝着千重棍体万重棍影直面痛击,一时间破法一棍以诺大的气势将密集的千重万影生生震出一道缝隙,而后棍棍相接,相互抵消消融,只留下了一片蒸发了的水汽气团停留半空之中。

看着那水汽凝结,如落雨一般落下的情景,小影和火言都深深看着彼此,眼神之中此时除了少许的敌意之外,更多的反而是有种同道相逢的赏识之色,而小影此时更是对着恒天三棍另眼相看了,这套棍法虽然只使出了两棍,可是却可以是虚打实之,实打虚之,相互交横,攻守兼备。

“很好,很好,这谁说你们赤灵魔猿只有招式诡异,攻击不足的?在我看来你不但招式诡异还很强横而且是威力十足啊,我现在不想别的,快,快让我看看你这第三棍到底是什么个妙法?”

“你也不赖,我这套强横棍法还是托了我祖上的福荫,才有幸可以学到这弥补我族类攻击力不足的棍法,而你却是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而演化出这么一套棍法出来,相比之下,我可是逊色得多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灵类之中除了嗜血好杀的二愣子之外,还能有你这么一个对棍法还能如此精通的家伙。”

“我对你那第三棍是越来越好奇了,别废话了,赶紧亮出你的绝招,让我看看你这第三棍到底是什么样的招数。”

火言沉默少许,终究神色坚定地说道:“好,我就不客气了,我也没有真正地全力用来对敌过,我自己也很好奇,虽然我已经不想杀你了,可是这第三棍一出,是生是死我也控住不住,不过既然你我都是棍道中人,好,为了不给彼此留下遗憾,我就全力施为了,希望你不会就这样死在我的棍下。”

“好大的口气,不过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好奇,让我见识一下吧,我也会让你看看我所领悟的棍之道!”

小影和火言同时开始了手中长棍地蓄力,只见一边的小影是将影合棍在自己的手中选装舞动了起来,整个像是个旋转风车一样,时而左旋时而右转的,看得一旁的白龙是眼花缭乱,头晕目眩,而在长棍的两端先是泛起了冰冷彻骨的寒冰之气,将旋转的长棍影衬出了一个莹白的圆环,可是随着长棍旋转的速度加快,力度也随之加快,寒冰之气渐渐向棍子内部蔓延。

而相比之下,对面的火言就安静地让人出奇了,可是虽说他寸步微动,可是此刻它手中高举的直立火棒却是在一点一滴地古怪变大伸长着,待到手中的火棒快要高举到十米之上云雾缭绕的天花板时,火言才双脚大开,口中大喊一声:“魔猿真身!”

原本就比常人高大健硕的火言此时更是在话语地引动之下,身体竟是直接膨胀到了原先的五倍之大,嫣然一只极具破坏力和狂暴气息的红毛巨猿,看着眼前那高大的巨猿真身和仿佛擎天之柱的烫红火棒,小影这才知道原先那火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原因了。

它原先所说的那些话看似很是嚣张和夸口,可是现在亲自感受到那擎天大棒带给自己的巨大压迫力,小影都忍不住开始不知道是在兴奋地发抖还是在微微颤栗地发抖了,只见手中那原本酷寒凝血的玄冰寒气现在竟是在接触到席卷而来的滔天热浪中消失殆尽了。

而且那火棒此时仍然在不停地继续内敛着自身和火言本身所有的力量,越来越骇人的火棒在火言那明显开始有些颤颤巍巍的双手捧举之下,依然岿然不动,一条条的五色火蛇盘绕其上,眼见于此,小影知道此招的威力恐怕不是前面两招可比的,就算是自己的全部的实力加上恐怕也不一定阻拦地住。

连忙不再敢有丝毫地轻视,同样停下了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冰棒的影合长棍,将自己全部的暗属性灵力完全注入棍中,得到了小影深厚灵力的影合棍开始张开了数十天影刃聚拢到长棍周身,只见此时的影合棍像是一个得到了甜美果实的贪婪怪物,整个棍身都好像张开了无数张嘴巴开始蚕食着漆黑如墨的暗夜灵力,看得是让心境里张凡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嘶,这小影什么招啊这是,怎么看着这么瘆人,我还是第一看见它用这么邪魅的灵技,不知道叫什么?”

一旁的冥老捋着银白的胡子,神色微正地看着那擎天之棒,稍加思索之后,也不回答张凡的问话,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兴奋朝着小影喊道:“小胖,你最后尽全力接下这招,这不是闹着玩的,”

还真严肃备战的小影听见冥老如此说道,一时无语地说道:“还用你说,这招式明显不是现在他的实力可以完全控制的,否则我还真不敢说接得下来,可是就算是如此,估计我接下来了也不会太好受,这家伙说是他老祖传给它的?冥老头你知不知道这招式的来历?”

“这个......好像是见过的,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这赤灵魔猿的老祖应该也是猿类的,只是就我所知道的强大猿类也不少啊,起码有四个,这就.........”

小影听着冥老那嘀咕式地回想,也不再分心,继续强化这手中已经翻天覆地大变化的影合棍了,其实现在说是棍已经有些不大贴切了,更应该说是一根长满了冰冷入骨的黑色尖刺的狼牙棒更为准确,只是就外形和体积来看又没有普通狼牙棒那么粗大,顶多就比平时的影合棍大了一半而已,可是现在握在小影的手中却是更加的望而生畏。

经过数秒看似短暂却又很漫长的准备之下,两人先后半秒的差距完成了自己最前灵技的蓄势,只见一边是庞然大物在高举着擎天之柱,另一边则是黑夜中的夺命鬼魅正单握着一根掠人心魄寒人灵魂的墨黑冷棒,两人一个对视之后,都心领神会地嘴角一扬,手中那让白龙祭司都恨不得找个洞躲起来的恐怖杀器瞬间挥出。

这时候,在这第五层诺大的幻林楼阁之中,只见擎天直落,黑棒横扫,在楼阁之间的半空之中瞬间猛然碰撞在了一起,可是在两物相接的同时,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惊人景象,只有一身很是沉闷的棒击之声传荡而开,巨棒虽然狠狠地落在小影的棍上了,可是让小影分外不解的是,这威力虽说确实不俗了,竟是将小影大幅度横扫的长棍和身形都生生停滞了下来,可是要说这是之前小影都感到棘手的绝招有点说不过去吧?

“怎么回事,这威力比我想象中要小很多啊,难道是我多虑了?”

“小胖,别分神!攻击还没完呢?”

没等冥老对小影说完警告,一阵更为声势浩大的破空之声又再次直落而来,只听那声音竟是好像直直没入了头上的巨棒之中一棒,完全与巨棒合二为一了,等到小影差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又一声比先前已经洪亮几分的棒击之声再次响起,此时的小影顿时像是受到了比刚刚更沉重一倍的棒击一般,身形竟是直接被这诡异的攻击震得连连下落。

“什么情况!?这巨棒明明已经落下,这更为沉重的攻势又是怎么来的?”

在小影疑惑不解的时候,从巨棒的末端传来了火言那粗狂的声喉说道:“恒天三棍最后一棍,六合破天!气荡山河!”

火言话音一落,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小影更加沉重的打击了,只听一阵一阵的破空之声快速朝着小影落下,一棍,两棍,三棍,四棍,五棍,破空之声足足落下了六次,每一次都夹带这比前一次更加强悍一倍的力量狠狠落下,几乎不给小影任何的喘息的机会,一棍落下紧接着一棍,待到六棍尽落的时候,原先那沉闷的棒击之声现在是完全变成了震耳欲聋的极其尖锐的猿啼之声。

此时的小影已经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只有一道深约数米的巨大条形沟壑,差点没把这第五测层的楼板砸破,白龙看着眼前这让它心惊胆战的一幕,要知道就在先前他们可是亲自见过这九寻楼的强度的,现在竟是差点没把它给砸穿喽,这到底是怎样的破坏力呀,

“这,影狼灵下!~影狼灵下!您不会是...........”

而一直还真半空之中的火言显然也很不好过,之所以他没有使用过这一招,就是因为他还没能最大限度地把控住招式的威力,就连发之后的后座反冲之力也已经是让它是鲜血直流了,缓缓落地走到棒坑之处,摇头叹息说道:“哎,始终还是受不住吗?老祖的这一招实在是太难掌控了,诶,好不容易碰到个同道之中的高手,即使它是灵类,结果还是.........”

“还是什么?还是被你一棒打死是吗?”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