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282章 公审韩阁少主(三)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6298 2020-06-02 18:03

  

  “各位大人,你们还认得这名卫兵是谁吗?”

一名士兵将一枚灵戒丢到了大臣们的面前,连城说道:“刚刚这名白天专门负责守卫官部大门的卫兵已经是全部都招了,说是韩阁少主韩世清的亲信暗地里送了他一大笔钱,要求他看到福伯一次就是赶走他一次,决不能让福伯进到官部,你们连官部内部的人员都是监察不力,你说你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监察别人!”

几个大臣都是说不出任何的反驳之词,毕竟这的的确确是他们自己的失职,而且就先走连城的怒气,他们也是丝毫不敢再触怒连城了,否则搞不好自己的命都是保不住,都只能是静静地等着连城的处罚。

“韩阁主,”连城问向了一旁的韩立说道:“不知道你们韩阁对这件事情怎么看?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一下的吗?”

韩立闻言,都是双膝跪地地说道:“殿下,这件事情在下的确是不知道啊,平日里我都是忙着处理阁中繁忙的事物,和这个不孝子见面一个月都是没有两次的,这不孝子平日里都是她娘负责管教的,这才.........”

“等一下。”

“燕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燕林山恭敬地说道:“殿下,老朽没有无礼的意思,只是老朽我认为,现在单单就只是凭借孙福现在一个人的片面之词就认定了是我韩阁少主韩世清的所为,这未免有点太武断了吧?不知道孙福他们是否有相关的人证物证之类的,能够证明是我韩阁少主所为的呢?”

一直在连城旁边的张凡便是走到燕林山面前说道:“证据,我们自然是有的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劳烦太子殿下来出面了。”在场的众人都是一片哑然,都是好奇眼前的张凡到底是何人,竟然是能够请得动身为太子殿下的连城为这件事情出面,而且刚刚他那么无礼地和太子说话,太子都是没有任何的责怪的意思。

而燕林山看着眼前的张凡,一时间总是觉得张凡的身形有点眼熟,觉得应该是和自己之前见过的某个人相似,可就是想不起来,当他感受到了张凡的灵力之后,更是困惑了起来,虽然张凡的灵力明显只有三星人级的实力,可是那灵力的气息之中竟是夹杂着自己之前在黄家地下遇到过的那一身充斥着灵类气息的强者很相似。

但是张凡的实力却又明显不是,燕林山一时间在心里想了很多种猜测,可是每一种都是被自己给否定了,因为那十分地不合常理,“燕长老?!”

“额?这位公子刚刚说什么?老朽年纪大了耳力不大行了,麻烦你再说一次。”燕林山在张凡的问话之中才是回神过来。

“晚辈是说,不管我们现在有什么证据,当事人的韩世清少主都是没有在这里,我看我们还是等将韩少主请来了再说吧,您说如何?”

燕林山打量着张凡的模样,也是点头说道:“公子说的在理,只是老朽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公子能不能解答一下?”

“燕长老请说。”

“不知道公子之前是不是在某个地方和老朽我有过一面之缘呢?因为公子你实在是很想老朽之前遇到过的一个人了。”

“燕长老,小的只是城西的一名无名小卒,怎么会有幸能见到您这韩阁宿老级的人物呢?您太抬举晚辈了。”

“呵呵,是哦,可能也是老朽老眼昏花了,既然老朽和公子素未谋面,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呢?可否告知一二?”

“燕长老,晚辈的贱名实在是不足道哉,更何况晚辈只是灵都里名不见经传的平凡之人而已,说不说真的无足轻重。”

“公子说笑了,公子既然是殿下的好友,那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无名之辈的,还望公子不吝告知。”

“好了,”连城闻言直接插话说道,“燕长老,我的这位朋友只是我在游玩皇城的时候认识的而已,我们还是回到正事上如何?”

“是。”既然连城都说话了,燕林山也是不好再追问下去了,可是张凡越是这样显得神秘,燕林山就越是想知道张凡和之前在影门陵墓里所遇到的那强者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他能感知到张凡的灵力之中是蕴含着和那人类似的气息。

“可是殿下,现在犬子还不知道身处何地,要不还是.........”

“谁说他不在了,人来了!”从官部的外面传来了张凡和连城熟悉的声音,而后一个直接被五花大绑丢进来的韩阁之人竟是韩世清本人,只见他此时是被绑得像条春卷一般,口中还是被塞上了自己的臭袜子,当他看清了自己的父亲也是在人群之中时,都是两眼泪汪汪地求助着韩立和燕林山。

“清儿!你这是怎么了?”韩立连忙上前扶起韩世清,解开儿子身上的五花大绑,说道:“到底是什么人,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

小菲霸气地回应了一句,“我!谁让这家伙想偷偷逃出皇城的?我打他一顿算轻的了。”

“你!”要不是燕林山在一旁拦住韩立,恐怕他都是直接冲上来和小菲打一架了。

连城见状大声呵斥韩立道:“韩阁主!在本太子面前就想动手了?!还把不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啊!!”

韩立和燕林山连忙跪下请罪道:“殿下,是在下冲撞了,还请殿下原谅.........”“殿下,还请您看在阁主他只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鼻青脸肿的样子,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已,还请殿下大人有大量原谅阁主一次吧。”

“哼,算了,看你也是担心儿子,人之常情,不过我在这里警告你们,小菲菲是我喜欢的人,更是我认定的未来太子妃,你们要是对她无礼那就是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都明白了吗?”

“是。”

“小菲菲,你总算来了,你这么晚都没到,我还担心说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了呢?”

“哼。”只见沈菲冷哼一声直接走到张凡的面前担心地大量这他的周身,“你真是太乱来了,你这乱跑还不带联络灵核,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可如何是好。”

张凡看着小菲那嗔怒责怪的脸色,也是一时间尴尬地说道:“小菲姐,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我这只是想在皇城里转转,看能不能顺便找到合适的灵核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你还顶嘴是吧?”

“哎,别别别,小菲姐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连城也是上前搭腔说道:“小菲菲,哥们现在不也没事嘛,你就别揪着他耳朵了,看着怪疼的,”

“不揪他?那就揪你!”小菲出手之快,便是直接将连城的一直耳朵揪着了,“哎哟,小菲菲,别别别,我错了,我也错了.........”

“对了,小菲姐,你是在哪里碰到这韩世清的?”

“我在得到这家伙的通知之后,就想着赶紧来着找你的,所以破天荒地抄了一下近路,想说快点确定你没事我就放心而来,而且从通知里我听着家伙大致说了情况,可是谁知道,在途中就这么巧偏偏就让我撞见了这韩阁少主正想和几个韩阁弟子逃出城外呢,我就顺手把他绑过来了。”

“顺手?.........”

韩立将韩世清松开之后,便是语气不满地问道:“殿下,现在事情都还没有查清楚是不是犬子的所为,这位姑娘这般对待我韩阁的少主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

“给个什么说法?本太子就是说法!你有意见?!”

“太子殿下,您..........您这样恐怕有点落人话炳吧?”

“哼,你不用这么说,事情是不是和令公子有关,我们现在就来查查不就知道了,”连城叫人在自己的身边加多个位置之后便是想让小菲做到自己的身边,可是小菲完全不甩,还是只站在张凡的身后,张凡苦笑地看着自己的哥们说道:“好了好了,看你这张脸苦的哟,你要相信哥们我之前告诉你的话,努力!不过现在还是先处理正经事再说吧。”

张凡来到韩立父子面前说道:“韩阁主,您刚刚说要想证明福伯一家所遭遇的事情是不是令公子所做的,就要拿出人证物证,拿出真凭实据是吧?”

“这是自然,总不能就凭着这老头的空口白话就认定我儿子是凶手吧?倘若事后调查出我儿子是冤枉的怎么办?而且这件事要是日后传出去了,对我韩阁的声誉造成影响不要紧,但是对太子殿下落下一个冤枉人,审错案的话炳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看着韩立这口若悬河的说辞,张凡还真是服了,这韩阁阁主韩立还真是口才不错,一两句话就是把连城给扯进来了,意思是如果张凡自己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韩世清真的是福伯一事的始作俑者的话,那张凡不但只是要承担诬告韩阁少主韩世清的罪名,同时更是要承担起误导太子冤枉无辜,从而影响皇室名誉的罪名,这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这韩立明显是不想让张凡几个人好过了。

“好,那就依韩阁主所言好了,哥们,你就把你手中的证据都拿出来吧。”

张凡闻言直接拿出了几件在福伯家的宝库了拿来的灵器,虽然只是普通级别的多,将灵器摆在了众人的面前说道:“各位,从刚刚福伯的描述中,我相信大家应该还是记得这件事情的起因吧?首先,是我们的这位韩大少主看上了孙家媳妇的美貌想要强行带走,而后在孙陈氏的强烈反抗之下先是将其当街杀死,而后,韩世清还是在准备离开之时无意中看上了孙家摊位上的一枚灵核和一把灵器,大家可能不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福伯家祖上曾经还会以为战功赫赫的将军,因此他们家虽然经过了千年的兴衰早已经是家徒四壁,但是在福伯的家中还是留下不少当年祖上留下的宝物,而孙家这些年都是靠着变卖这些宝物才是得以维持单靠种植瓜果蔬菜过日子的艰苦的生活,而大家看看这些我从福伯家拿来的灵器之上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众人闻言,都是仔细地查看了灵器,但是几经查看之下,大家都是没有找到这几件灵器有什么特别之处,张凡给大家指了指灵器上的几个隐蔽的地方说道:“各位请看,灵器上的这几个位置,是不是都刻有着画法独特的黑梅印记?这是福伯家祖上特有的刻画标记,为的是让自己家的宝物哪怕流落在外也是能凭借着此标记找回。”

“对啊,的确是有着独特的黑梅印记。”

“好,那太子殿下,麻烦你叫人搜一下韩世清的身上是不是也携带有灵器,而且灵器之上是不是也拥有着同样的黑梅印记?”

在连城的示意之下,七格便是开始在韩世清的身上仔细地寻找了起来,不出所料,在韩世清的长衣边角处的确镶嵌这一枚六角的灵核,一枚方形的灵核,七格将之呈到了连城的手上,在连城灵力的催动之下,那枚六角的灵核便是快速变幻成了一把金色的长鞭,虽然只是御灵级别的,但是鞭上的材质和纹路那是精美之极,张凡总算是明白这韩世清为什么会拿走这灵器了,这灵器上面的古老气息都是让张凡和众人的心中一颤。

连城仔细地查看了一遍灵器之后,便是在鞭子的把手附近找到了黑梅印记,将印记分别给众人看清之后,张凡又是继续说道:“我的物证还不只是这件灵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殿下,您手中的另一枚灵核就是两年前韩世清从孙家摊位上抢走的那枚灵核。”。

韩世清看到事情有点不大妙便是质问道:“你,你叫什么?你凭什么说我买来的这枚灵核就是我抢孙家的?那灵核上又没有什么印记,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买来的?”

张凡冷笑地再从怀里拿出了另一枚灵核,没错就是之前在福伯家宝库里找到的木木灵核,只见张凡将灵核拿出之后,连城手中的那枚方形的褐色灵核便是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华,直接便是和张凡手中的木木灵核互相呼应,显得十分兴奋起来,张凡将两枚灵核一同放到了自己的手中,那两枚灵核便是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开始互相牵引,在张凡的手中直接变成了合二为一的大了一倍的灰色灵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