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四百四十章:不靠谱的冥老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3169 2020-06-02 18:03

  

  “右月师弟,你说那小子当真这么古怪吗?很明显他才不过人级的实力,应该让我们两个塞牙缝的资格都不够,我还真看不出来这小鬼有什么特别之处,还能让心长老吃瘪。”那左阳老者很是好奇地便是对张凡问道,“喂,灵都的小鬼,你到底是有什么能力,可以对抗皇级强者?不妨使出来让我们师兄弟瞧瞧?”

“师兄不可,我们此次过来的任务是确保启季不会被杀,那小子虽然很古怪,我也还好奇,毕竟我还是没有见过能让心长老如此受伤的家伙,但是既然我们的计划已经完成,还是不要违背心长老的命令,免得出什么岔子。”

显然这对师兄弟,师兄较为直肠子,而那位师弟却是头脑清晰,为人谨慎得很,张凡面对的毕竟是两名皇级强者,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了,身上的神经早就是紧绷十二万分了,“不好意思了两位,我没有回答你们的必要,如果两位不是要来与我们为敌的,那请便就是了,我们绝不阻拦,不过还是希望二位把启季留下。”

左阳闻言,都是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好小子,你还真是敢说啊,别给你三分颜色就是开染坊,还把启季留下?你小子是有什么底气和我们哥俩这么说?你到底搞清楚距离没有,我们之间差的可不是鸿沟这么简单,而是不可逾越的天埑,懂了吗小鬼?!”

张凡知道这其中的差距了,但是启季是万不能就这么放跑的,因为雪乌此刻已经是被自己用了回光返照,在规定的时限之内,如果不能拿到妖胆驱除体内毒素,等到毒素决堤反噬,那后果必然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两位前辈的强大,我自然明白,不过我想两位也不想在这里就和整个妖族为敌吧?这对于二位又有什么好处?二位的来去我们自不会管,可是启季作为狼妖族叛徒,不能放走,否则狼妖族的颜面何存?”

左阳老者闻听就是一脸地不屑,“颜面何存?这妖族的颜面和你这人族有何关系,说白了你小子不过是打启季妖胆的主意,为的是你身边那妖族的妖王身上精神毒素吧?你当我傻吗?!”

“师兄,我看还是不要和他们纠缠了,既然我们已经救得启季,还是回去复命吧,而且那两个妖皇已经是朝这边赶过来了,虽然我们倒是不惧,但是免不了会麻烦,要是耽误了心长老的计划,圣主大人那边可不好交代。”

此时身后也是窜出了两名灭灵子弟,“左长老,还是听右长老的吧,刚刚心长老也是传讯了,让我们不可招惹这名人族收灵者,大计为重。”

“笑话!我看不出来那小子有什么特别的,不就是样子长得像而已吗?难不成他还是能和心长老那般厉害?”那左阳显然对张凡好奇到了顶点,都是无视了旁边之人的规劝,“够了!我做事自然有我做事的方法,那两个妖皇一时半会赶不过来的,先让我过过手瘾再说,我就不信了这小鬼真的那么邪!”

右月里面拦住左阳的面前说道:“师兄!还是不要胡闹了吧!要是.........”

“哎呀,师弟,你是了解我的,不让我满足好奇心,我回去也会浑身难受,你与其拦我,还不如让开,在两个妖皇来到之前,我就不信我还拿不下一个收灵人!”右月也是了解自己这师兄的性子,便也是不再阻拦,毕竟他自己也是对张凡好奇得很。

眼看着那左阳不断靠近,其上的气息更是巨大到让张凡毛发直竖,在那股气息面前,张凡不过微小得宛如大海之中的一滴水珠而已,其中的差距可真不是能用巨大来形容的了。

靠近的左阳见到张凡仅仅只是被自己的气息压迫,就是这般不敌,脸上也是一脸地不解和失望,“不是吧,就这种程度,你小子当真是能让心长老都是受伤?我完全看不出来啊。”

一旁的雪乌见到,二话不说就是拼上自己全部的力量冲了过去,“张凡,走啊!”左阳对雪乌很是不屑地一掌便是将其击飞在地,“让开,你这小狼狗,你还不够看,我也对你没兴趣,别浪费我时间!”

而一直在后方的方语和耿飞花见状,一早就是想冲过来了,但是无奈,皇级的灵力就算没有刻意形成屏障,也不是她们两个队长级实力可以轻松越过的,无奈之下,方语也只能是在气息之外紧张地看着。

左阳看着双手叉腰,对张凡说道:“小子,我给你时间,凝聚你最强力的招数吧,我倒是想领教领教到底是什么能让你伤到心长老那个变态,来来来,别客气,你要是打得赢我,启季我给你又如何?”

右月在后面也是不断摇头叹息道:“哎,师兄这老毛病又犯了,但愿这小鬼不会那么邪门才好。”张凡见到左阳如此举动,心中也是不知道该苦还是该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强者对弱者的不屑吗?”

张凡眼看着左阳还真是在等着自己出手,心中不由冷笑道:“这么嚣张?好!白给这么大的机会,不要白不要,是你给我时间的,就别怪我让你死得连渣都不剩!”张凡心神很快便是回到了心境之中,毕竟那都是皇级,自然要请冥老出手了。

但是让张凡一阵黑线的是,冥老这家伙竟然是在这种时候睡觉,张凡急忙上前摇晃道:“冥老,别睡了,你赶紧起来,外面那两个家伙可是还等着您老出手收拾呢!”可是摇晃许久,冥老都是无动于衷,看着冥老那泛红的老脸,和满嘴的酒气,旁边还是堆积成小山的酒坛子,张凡不由大骂。

“靠!不是吧冥老,这种时候,你竟然给我喝醉酒?你到底是喝了多少?赶紧给我起来啊!~~~~”

可是冥老依旧只是嘟囔了几声,满嘴的酒气都是差点没把张凡熏晕,一旁的小影和火言都是上前说道:“张凡,你就不用叫了,冥老这家伙醉了是叫不醒的,这都醉了好几天了。”

“我靠,不是吧,这家伙是喝了多少?我酿的陈花酿是让他这么挥霍的吗?”。

“张凡,我看你就不应该弄陈花酿出来,冥老之前还不过只是喝喝茶,现在他几乎是酒不离手,这怪谁呢?”

张凡看着那小山一般的酒坛子,也是要不由一边骂一边往死里摇晃冥老,“我去,冥老你这家伙早不醉晚不醉,翩翩这个时候喝醉,你逗我呢!你安安静静地做个喝茶养生的老头子不好吗?学人家喝什么酒,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借酒消愁当酒鬼?!起来啊!会死人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