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234章 方家之秘(一)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3246 2020-06-02 18:03

  

  张凡此时已然是身处方语的梦境之中,因为先前还确定自己是在灵部宿舍的张凡,此时竟然是再次站在了方家大院之中,“父亲!父亲!为什么!一定只能如此吗?祖辈的罪孽为什么就非要后代子孙来承受!语儿不过两岁,我作为父亲,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承受家族的痛苦一生啊!父亲!!”

一个声音吸引住了张凡的目光,而进入视线的也是张凡熟悉的一个人,那便是方致远,只不过现在在张凡眼前的方致远显然是他的青年时代,现在的方致远看上去不过三十尔尔,而他身边的老者正怀抱着一个几岁的小女孩,欲朝着方家后山的方塔方向走去。

“致远!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方家的宿命,是我们方家的罪孽,千百年来,这是此行之道,否则不只是我们方家遭受灭顶之灾,也会将一些不该释放出来重回人世的东西给释放出来的,届时就又会是我们灵都,甚至是全部人族的劫难了!”

“不行,不行啊父亲!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吗?难道就不能在我们这一代里终结掉这不合理的宿命吗!”

“致远!……我理解你的心情,当初你爷爷亲手将宿命加注在你姐姐身上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撕心裂肺,可是这是祖辈们的遗命,我们身为方家子孙我们不可推卸,也只能是我们方家之人能承担的!”

“可是,可是……”

就现在张凡所看到的情况来看,他只能是认为这方家看来有这秘密了,而那位方语的爷爷正是不顾方致远的阻拦一路朝着方塔而去了。

张凡一路紧跟其后,不一会儿便是进到了一直被方家视为禁地存在的方塔之中,塔内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装饰和设施,四周所能看见的也只有一面面满布青苔和裂纹的墙壁,整个塔内只有中央的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十分地引人注意。

张凡看见的是,方语的爷爷抱着还一脸天真无邪,好奇地张开两只手臂的方语,正想将方语置于莲花的根部之下,可是方致远似乎十分不愿意看到这一幕,连忙地拉住了老者的手臂,“父亲!再等等吧!也许我们可以找到解决诅咒的办法的,这样一直以来缠绕着我们方家人的噩梦也有可能停止的,求求你了父亲!!”

“你认为可能吗?我们方家花费了两千年的时光都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方法,你认为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就能找到办法吗!致远,认命吧,这是我们一族对我们方家的诅咒和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先祖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族人从而招致这样的诅咒,为什么?”

“住嘴!”看着一巴掌将方致远扇在了地上,“住口,你个小兔崽子,先祖的做法是为大义是为道!我们又凭什么去质问先祖,不能对先祖不敬!如果连我们这些做子孙的都不能理解的话,那岂不是让先祖们心寒!”

“可是,要我看着语儿日后会像姐姐那般痛苦的下场,我………”

“哎………你以为为父我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的面前就不难受吗!也许等到你将来成为方家之主后,你才会明白为父现在的心情吧……”

“爷爷,爷爷,你怎么哭了?眼泪咸咸的………”

看着方语正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老者也是一脸痛苦之色,“小语儿乖乖,爷爷没哭,是爷爷的眼睛进沙子了,小语乖。”

“进沙子了?娘亲和语儿说过,眼睛进沙子了会不舒服的,语儿给爷爷揉揉吧,嘻嘻嘻。”

“好好好,小语揉揉……”

“爹爹,你也进沙子了吗?语儿也给爹爹揉揉……”

“语儿乖,给爷爷揉揉,爹爹没事。”

只见方致远和老者都疼爱地看着方语,“小语啊,爷爷有个玩具给你玩,你要不要玩啊?”

“玩具?是新的娃娃吗,我要玩我要玩……”

“好,小语啊,你看到那边的大花了吗?”

“嗯嗯,好大的花儿啊,好美,那是娘亲说过的莲花吗?”

“对啊,小语好聪明,那朵大大的花儿就是莲花哦,你过去摸摸好不好?”

以为是爷爷送给她玩的礼物,方语是迈着小小的步子,一点点地朝着漂浮着的白色莲花走去,而方致远二人则是紧闭着双眼,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一直现在距离莲花百米之外。

而原本惨白没有丝毫活力和生气的莲花好像是感应到了方语的靠近了一样,开始舒展开了自己的花瓣,而且主动弯下了腰肢,去靠近方语。

当方语触摸到了巨大的白色花瓣时候,巨大的莲花好像是泄气了一样,全身的惨白之色竟是全部朝着幼小的方语侵袭了过去,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原本巨大的白色莲花现在摆脱了惨白之色后,显露出了自己本来的七彩之色,整个莲花看上去犹如天上的神物一般。

“语儿!”

方致远连忙冲到早就是陷入深沉昏睡的方语身边,张凡看见此时的小方语已经是整个身体惨白无比,看上去就是一具没有任何生气的尸体一样,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方语身上的惨白之色开始渐渐收拢,一直到全部聚集在方语的右手臂膀之上,一个惨败的莲花烙印出现在手臂之上,“语儿,我可怜的语儿啊………”

张凡实在是不明白,这方致远和他父亲怎么可以如此忍心这样对待年幼天真的方语呢,这可是他们的孙女和女儿啊,虽然不知道那惨败之色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从方致远他们的反应和交谈,以及方语接触到那惨白之色的时候是痛苦至极的表情,甚至是到最后差点痛得昏死过去,张凡就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原本张凡还以为方致远是一个值得尊重和结交的慈爱父亲,现在,张凡甚至都觉得方致远实在太过不堪了,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承受如此的痛苦。

“乖,小语儿乖,以后怕是要苦了你了,这是方家欠你的,睡吧,睡着了就不难受了,睡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