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的逆袭

第六百二十八章:欢聚酒席

异世的逆袭 夜语极光 3626 2020-06-02 18:03

  

  几人都是纷纷相约,齐聚到了紫雷灵城中最为豪华的酒楼,五香居之中大吃特吃了起来,一方面是为了庆祝张凡和方语之间的好事,一方面也是几个有段时间没聚聚了,特别是乐嗣,前段时间因为回九幽龙族的关系,可谓几个月不见了。

所以众人都是借此机会相聚了一番,而五香局自然是对这几位收灵者的主,还是灵部数一数二强者的主,服务备至了,要知道就小菲他们几个队长级的已经让周围的客人们恭敬不已,自觉远离不打扰了。

更何况在张凡的身后还是跟着连琼这个半皇实力的强者,酒足饭饱,怀庆满意之后,几个人都是渐渐离开了酒席回到灵部之中了,只留下了子古他们几个兵级实力的还和张凡闲聊,小菲他们身为队长级,自然是不像牛蛮他们可以如此乐得清闲的。

张凡看了看已经微微醉意的方语,也是示意让她先回去休息休息,可是就算是队长级的实力,也终究抵不过陈花酿的酒力,没等张凡说什么,只见方语就是俏脸不自觉倚在了张凡的肩膀上沉沉睡去了。

“方语妹妹睡着了?要不我还是先送她回去休息吧?”

“雪心姐,不用了,就这样吧,她睡得香暂时不吵她,等会儿我再送她回方家好了。”

面对张凡表现出来的那般贴心,还是不忘给方语盖上自己的大衣,几人都是羡慕而开心地看着两人,“师弟,这般贴心,连我们这几个师兄都是要被暖化喽。”

张凡看着此刻倚在自己身上的方语,感受着她那清幽的气息,也是爱意连连,看得是让牛蛮一旁多灌了几杯闷酒,看着牛蛮这般的举动,张凡笑道:“牛师兄,你还是在苦闷单身呢?”

“哎,你们就好了,可怜我和乐嗣两个人,单身狗不行还要随时吃狗粮,难受。”

子古一旁怼道:“得了吧你,人家乐嗣可是龙族少主,想要什么姑娘没有?别怀疑别挣扎了,现在名副其实的单身狗就只是你而已了,憨牛,哦,不对,是单身牛才对。”

“哈哈哈......”

“去死啊你,死鹧鸪,一天不怼我你会死是咩?”

乐嗣却是说道:“放心了牛蛮,我乐嗣少主陪你!你没脱单之前,我是不会想这方面的!”

“呜,还是我们的小乐乐懂得疼哥,好,来,单身快乐,喝!”

“其实按照龙族的年龄来算,乐嗣还是个未成年吧?”连琼这冷不丁的一记致命补刀,又是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连大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幽默了?”

牛蛮本来想着反怼的,可是一口酒喝急了,呛得是连连干咳不断,而张凡此时也是注意到了牛蛮和子古他们手上那些不少的伤痕,显然是新添的,“牛师兄,子古师兄,你们这伤是?”

“哦,没什么,这不一个多月了,大姐头在训练我们吗?一点伤痕而已,没什么。”

想起之前自己在竞技场看到小菲他们为了自己的模样,张凡感动不已,“各位师兄,为了师弟我如此这般,我实在是..........”张凡有些实在找不到可以表达自己感激心情的词语了,很多时候,很多真挚到一定程度的感情,已经是超出了语言所能承载的范围了。

子古摆手道:“不用多说了,师弟的心意我们都明白,而且这也不仅仅是为了师弟,更重要的还是要让我们灵部在排名赛上一雪前耻不是吗?”

“就是,”牛蛮一抬手臂苦闷道,“虽然有点累死人就是了,不过我们的确变强罗,师弟你就等着看好了。”

张凡也是期待地看着二人,“好,那师弟我就期待着二位师兄的惊人进步了!”

酒席结束,张凡便是背着方语,和连琼一起朝着皇城方家走去,虽然张凡可以直接用灵息玉牌,可是动不动就使用灵息玉牌显得有些不必要了,况且正如书上所说的,人生真正好看的不是最后的终点,反而是沿途的风光更加迷人。

走在大街之上,感受着身上方语那可爱的睡意,周围徐徐扶脸的微弱冷风,也是让张凡酒意暂退几分,月高幽静,小道清凉,反而是一番静谧安逸之意境。

看着眼前背着方语很是幸福的张凡,连琼此刻却是问道:“张凡,你,你当真如此喜爱方语小丫头?”

“嗯?额,有这么明显吗?嗯,是吧。”

“可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一直有另一个女人在等待着和你的重逢,到时候,你,你会如何?”

张凡倍感疑惑,“另一个女人?等我?连大哥,你这是在说谁?”

连琼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一副欲说还休之模样,让张凡更是不解,“我是说如果,假设真的有这么一个一直深爱着你的女人在等着你,只是可能她对你暂时有些误会的话,当时候一旦相见,你,你会作何取舍?”

对于连琼的这般问题,张凡有些不大欢喜了,“连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感情之事又岂是一个取舍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而且您说的这情况不存在,因为从出生到现在,我虽然也喜欢过一个女生,但是到现在,我正在喜欢的是方语,而且之前的喜欢是在阳灵世界,已经是过去,不能如此比较的吧?”

听到张凡如此说道,连琼是微微低沉,“已经是过去,不可比较吗?.........”

两人都是不再言语,静静地朝着方家走去,方家的家仆看到方语是睡在了张凡的背上,还是以为张凡是个耍流氓的呢,正欲动手之际,方致远便是出来喝止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张凡兄弟都不认识了吗?”

“可是老爷,小姐在他背上,要是小姐她被........”

“乱说什么,基本的判断力都没有?这分明是张兄弟送语儿回来的,”方致远也是上前闻到了方语身上那浓郁的酒气,无奈摇头道:“这丫头,平时是滴酒不沾的,怎么今天喝这么多?”

张凡满是歉意地说道:“方老爷,抱歉了,今天和灵部的大伙难得的聚了聚,所以大家都是喝得有点多了,语,她稍微喝醉了。”

方致远笑道:“放心,语儿传讯告知过我,来人啊,快扶小姐回房休息,张兄弟,既然今晚前来了,那可否和老夫我聊聊?”

“方老爷既然有此兴致,那在下自当相陪,连大哥觉得呢?”。

“无碍,时间也不早了,我看今晚我们可能还是要打扰方老爷了。”

“哈哈,连前辈言重了,二位能来是我方家的荣幸,来,张凡兄弟,连前辈,二位里面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