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回到明朝做昏君

第四零五章 义愤填膺的读书人(三更求打赏求月票)

回到明朝做昏君 纣胄 5601 2020-09-16 07:23

  

  同福客栈。

这是坐落在城南小角落里的一家并不是很大的客栈,在京城这个繁华的地方中并不是很起眼。如此规模的小客栈,如同溪坑里的鹅卵石,在京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

不过这家同福客栈与其他的客栈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家客栈里有店家亲自酿的好酒,在京城的小圈子里面算得上是非常的有名。

只不过因为店铺小,只是一个小酒肆。平日里来这里的人都是奔着好酒便宜菜来的,没有什么达官显贵会来扎堆。即便是有身份的人想喝这里的酒,也只会派下人到这里来打一些拿回去喝。

酒是好酒,但是菜做的不好,加上环境也不好,达官显贵是不会来这里的。不过这样的小酒店反倒是成了一些穷书生的流连之地,毕竟饮酒赋诗也算得上是书生的爱好之一。

时间长了之后,同福客栈便成了一群文人聚会约定俗成的地方。

今天,同福客栈也不意外,一群文人墨客在二楼饮酒谈论。

一楼的柜台前,一个面容姣好的女掌柜正在劈里啪啦的打着算盘。

听到楼上传来的吵闹声,女掌柜的笑着摇了摇头,对不远处的小二招了招手。

小二是一个穿着褂子的年轻人,长得倒是很清秀,面容白皙。

看到女掌柜的招呼,小二连忙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掌柜的,有什么吩咐?”

女掌柜的看了一眼小二,笑着说道:“给楼上送一坛酒去,就说是咱们送的。”

“好嘞。”小二答应了一声,伸手在旁边拿了一坛子酒准备向二楼走去。

只不过他刚走两步,女掌柜的压低了嗓音说道:“盯着点,有什么事情马上来告诉我。”

“好的。”小二压低了声音答应道,拎着酒向楼上走去。

拐过楼梯的拐角,踏上二楼的地板,小二笑着说道:“诸位诸位,喝着呢。”

在二楼,十几个书生正在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听到小二的话,众人便没了谈话的意思,都转头看了过去。

有的人看见是店家的小二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不禁皱起眉头,脸上带上了不耐烦。显然是对小二上来打扰很不满意。

不过为首的一个年轻读书人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对小二拱了拱手。

年轻的读书人谦逊有礼的问道:“小二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见到年轻的读书人站了起来,周围的人表情倒是缓和了不少。显然这人平日里的为人应该不错,周围的人对他倒也敬服。

小二提了提手中的酒坛子,笑着说道:“诸位,多谢诸位平日里对小店生意的关照,咱们小店才能够这么开下去。这是掌柜的让小子送来的酒,算是送给诸位的。这可是昨天刚挖出来的酒,诸位吃好喝好,有什么吩咐随时招呼小的。”

一边说着,小二一边走到年轻读书人的身边,将手中的酒坛子放在他的手上说道:“您收着,有什么事随时招呼。”

年轻的读书人看了一眼小二,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把酒交给了年轻的读书人,小二便对着他拱了拱手,再对诸书生拱了拱手,转身向楼下走了下去。

等到小二离开之后,年轻的读书人转过头,看着这些人,笑着说道:“这酒我放在这里了,咱们一边喝一边聊。”

说着,年轻人将酒放在了桌子上,伸手推开了酒封,使劲的闻了闻之后,笑着说道:“这里的酒,当真是喝不够。”

听了这话,众人也笑了起来。

把酒重新倒上之后,年轻的读书人提起酒杯说道:“王林生年轻识浅,承蒙诸位不弃、折节下交,王某感激不尽。今日借此酒,敬诸位!”

“你这是何必?”有人在一边说道:“这酒是可以喝,你这酸腐之言,我们就当没听见。”

这话音落了之后,周围的人也全都笑了起来,大声赞同着这人的话,不过还是把手中的酒一起喝了下去。

王林生放下酒杯,温和的笑了笑说道:“是小弟说错话了。不过今时今日有一句话,小弟要说。”

说到这里,王林生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感觉到王林生此时的状态严肃了起来,自然也就不再笑闹了。

大家相交的时间也不短了,王林生的为人在场的各人也都是有所了解的。

虽然王林生年纪不大,但为人仗义疏财,十分的豪爽。平日里大家出游饮酒,王林生经常花钱,并不将钱财放在心里。他学问也还不错,所以大家也愿意和他相交,平日里也是一起谈天说地、评论朝局,也算得上是志气相投。

今天见到王林生如此严肃,大家都知道他有话要说,便都静静的听着。

见众人都倾听自己说话,王林生也没绕弯子,直接说道:“想必书院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吧?”

听了这话之后,众人一起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虽然传出来的时间不长,但一直都是舆论的制高点,大家也都在关注着这个点。这件事情稍有变化,所有人便都已经知道了。

王林生见众人点头,便接着说道:“朝中有奸人。”

这句话一出来,众人都没觉得奇怪。平日里王林生也没少大骂朝中有奸臣,只不过没有像今日如此严肃认真罢了。

“这些人背弃祖宗之道、背弃孔圣人,实在是枉为读书人!这些人蒙蔽圣聪、胡言乱语,简直枉为人子!”

“这次书院改革,这些人居然上疏陛下,使书院之中不再教授孔圣人之道,简直就是在断我们读书人的根!”

“此等行径,简直就是千古第一奸佞!”

听了这话之后,众人全都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义愤的神色。

在旁边有一个人,三十多岁的年纪,脸上留了一把胡子,面色很是沉稳。

他这个时候也开口了,义愤填膺的说道:“王贤弟说的对,这样的人我们不能够让他们得逞。如果今日让他们得逞,后辈的读书人将怎么看我们?”

见有人赞同自己,王林生转头对着这人拱了拱手说道:“齐兄此言有理,这种事情我们不能够坐视不理,否则岂不是坏了纲常规矩?”

听到王林生这么说,旁边有人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皇家书院改革毕竟是朝中定下的规矩,我们要是反对,岂不是在和朝廷作对?”

“书院改革是好事情。”王林生沉着脸说道:“朝廷改革书院所为何事,这我们之前有过论述。”

“各地书院教导的学问,全都是一家之言,可以说是乱七八糟,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有些人就是借此机会传扬自己的歪理邪说、背弃圣人之道,简直就是有辱斯文,枉为读书人!”

而书院改革,将书院统一纳归朝廷,所有的老师都给予钱粮补贴、给予官职,此乃陛下仁德之心。陛下长教化之心,可见一斑。到时所有书院全都教圣人之道,我大明文教将是何等兴盛?”

“陛下此等仁德之政,实乃千古未有!陛下弘扬教化之心,也是古今帝王所不具备的!当今陛下对我们读书人,真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众人点了点头,都赞同王林生所说的话。

其实他们心里面也明白事情究竟如何也要实行了之后才知道。不过他们在京城逗留,所为的也不过是求取功名罢了。如果去反对朝廷、反对陛下,那不是在和自己作对吗?

所以王林生的话是没有人反对的。

见众人点头,王林生猛地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酒杯瞬间被摔得四分五裂,碎片溅了一地。

王林生怒声说道:“可就是这样的仁德之政,依然有人居心叵测想要利用。我们绝对不能允许!”

“这些人在做什么?他们居然想书院不传授圣人之道。那传授什么?还不是想传授他们的歪理邪说?这些人想要把控读书人,其心可诛。其志不明,实乃我大明之国贼也!”

听了王林生的话,旁边的齐姓读书人也愤怒了,大声说道:“对,这就是大明的国贼!我辈读书人绝对不能够坐视不理。王贤弟,你说你想怎么做?”

王林生直接说道:“现在在京城之中,首善书院的钟羽正前辈已经在拒绝这件事情。钟羽正前辈明确表态,如果朝廷不答应书院教导圣人之道,那么他绝对不会同意朝廷改革书院。”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声援钟前辈,到首善书院去,一定要闹出声势。让朝廷知道、让陛下知道,咱们这些读书人是反对这样做的。”

听了这话之后,二楼瞬间落针可闻,众人一时之间没有答应,皆是面面相觑,只听得见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显然,他们都是在担心。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甚广。之前也有人闹腾过,那还是在推行李贽学问的时候,结果不少人都被抓到了锦衣卫大牢里。虽然后来被放出来了,可终究是有牵扯的。

在场的人如果真的去闹腾的话,上一次能放出来,这一次恐怕就未必能够放出来了。大家心里面也还是有顾忌的。

王林生看着众人说道:“诸位,有钟前辈珠玉在前,我等又有何惧?况且在京城之中,又不光是我们这些读书人。只要消息传开,必然会应者如云!我等所作所为,必然为众人所知!”

这话的意思就很简单了:有钟羽正在前面顶着,我们怕什么?出了事也是他扛着。何况这件事情闹腾得这么大,我们现在去,可是个扬名的好机会。

n.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