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重生南非当警察

934 缴枪不杀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5048 2020-06-29 06:38

  

  集体农场或者是国家农场曾经是路易·博塔的梦想,但是在南部非洲,国家农场不具备实施的条件,路易·博塔最终无奈放弃。

龙血镇的集体农场是个意外,这里的土地都是小镇居民一点一滴亲手开辟出来的,集体所有也是理所应当。

“龙血镇一共605户居民,我们的财产属于所有人集体所有,农场生产的所有农产品,在优先满足居民需要之后才会出售给海军基地,出海的渔船每一次回来我们都会平均分配,多余的全部做成鱼干,没人计较多一条或者少一条,反正家家户户都吃不完——”布鲁姆所说的情况让罗克意识到,龙血镇的模式没办法推广,也正是因为孤悬海外与世隔绝,龙血镇才有实施集体农场的条件。

“继续努力吧布鲁姆,充分利用这里独特的自然资源,或许有一天,索科特拉岛会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也说不定。”罗克鼓励布鲁姆,这不是纸上画饼,另一个时空的2008年,索科特拉岛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看看岛上的龙血树和沙漠玫瑰,索科特拉岛确实是有成为旅游胜地的潜力。

当然那必须是在海军基地废弃之后,现在索科特拉岛还是海军禁地呢,只有获准进入的船只,才能驶入索科特拉岛海域。

当天晚上,为了欢迎罗克的到来,龙血镇居民在小镇唯一的广场上为罗克举行了盛大的篝火晚宴。

晚宴罗克参加的多了,篝火晚宴还是第一次。

这是第一次有罗克这个级别的官员来到龙血镇,龙血镇居民几乎全体出动,不大的广场被挤得几乎水泄不通。

布鲁姆组织能力不错,命人杀了一头牛和几只羊,找了十几个厨师在广场一角现场为居民免费提供烤肉。

龙血镇本来就盛产各种海鲜,尤其是蓝鳍金枪鱼,是索马里海域的特产,广场旁边还有厨师现场为居民免费制作各种小吃,迷你披萨和可丽饼最受欢迎。

罗克也不吝啬,命令巴顿把“鳄”号驱逐舰上的冰激凌机搬下来,现场为居民制作冰激凌,孩子们简直疯狂,冰激凌机周围围满了垂涎欲滴的孩子们。

神父和牧师也来凑热闹,他们趁机组织唱诗班在广场宣传,修女为孩子们分发糖果和巧克力,这些都是来自南部非洲的特产。

罗克难得的在晚宴上喝了很多酒,来到这个时代17年,罗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放松,看着围着篝火跳舞的姑娘和小伙子们,再看看无忧无虑满场疯跑的孩子们,罗克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狂欢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罗克在天亮之前登船离开龙血镇,“鳄”号驱逐舰披荆斩浪直接返回南部非洲。

罗克已经任命唐璜为总指挥,负责平定索马里兰的叛乱,罗克本人归心似箭,没有时间耗在索马里兰。

就在罗克返回南部非洲的时候,骑兵第二师对叛军的进攻也已经开始。

唐璜按照罗克的计划,首先把索马里人集中到一起管理,完全切断叛军和索马里人之间的联系,使叛军变成无根之萍,没办法隐蔽在普通索马里人之中。

在那之前,骑兵第二师还要收缴索马里人手中的武器,虽然那些武器并不先进,而且磨损严重,但是依然可以对士兵们构成威胁。

这个决定受到的阻碍很大,索马里人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武器,他们也确实是有现实需求,在索马里兰,牧民时刻受到野生动物的威胁,他们需要武器保护自己的家人和财产。

“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必须交出武器,集中到规定的地点居住,否则你们就会被当成叛军处理,你们只有半个小时做决定,如果半个小时后你们不同意,我们就将向你们发动进攻。”距离柏培拉110公里的路加雅,安琪向面前须发皆白的部落长老下达最后通牒。

路加雅是位于海边的一个部落,部落里大概只有一百多户居民,人口大约一千人左右,这样的部落在索马里兰属于规模较大的。

“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你们没有逼迫我们离开家园的权利,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否则我们绝对不会屈服——”拄着拐杖的长老怒发冲冠,在他看来,安琪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之前的殖民政府也没有这样做过。

“如果半个小时后你不同意,我会那样做的!”安琪不废话,说完之后转身回到装甲车上。

为了把路加雅的索马里人全部迁走,安琪带着两辆装甲车,150名廓尔喀雇佣兵,以及四名索马里向导,确保行动万无一失。

“我等着你,我们绝对不会屈服的——”长老向安琪的背影怒吼,回到矮墙后的索马里人中间马上就像苍老了十岁一样。

“英国人怎么说?”

“他们会不会杀死我们?”

“他们是来收税的吗?”矮墙后的索马里人忧心忡忡,有些人甚至是尚未成年的孩子,部分成年人手持破旧的马蒂尼·亨利,有些人拿的甚至是古老的燧发枪。

更古老的是梭镖和砍刀,砍刀手柄的纹路里有暗红色的血迹,一看就是饱经风霜。

“英国人要求我们交出武器,并且前往英国人规定的地方居住。”长老表情迷茫,说完之后抬起双手向天空张开怀抱,口中念念有词:“神啊,救救我们吧——”

这时候才想起来求神保佑未免晚了点。

“我们不能交出武器,否则就会任人宰割!”

“跟英国人拼了!”

“他们就是要钱,不如我们给他们几头牛算了——”

索马里人议论纷纷,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一次不是金钱能解决的问题,英国人是要寻找哈桑,收缴我们的武器,把我们集中起来,都是为了对付哈桑。”长老知道杨眉的目的,刚才杨眉询问过长老知不知道哈桑在哪里。

哈桑就是那个领导索马里人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领袖,不过距离上一次哈桑在索马里人面前露面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了,有传说哈桑在意属索马里,也有传说哈桑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哈桑在哪里。

“哈桑,哈桑不是已经死了吗?”

“胡说,哈桑去年还在哈尔格萨杀死了一千个英国人,其中被哈桑亲手处死的就有999个——”

“就算我们知道哈桑在哪儿,也不能把他交给英国人。”

索马里人七嘴八舌,他们似乎并不担心装甲车的进攻。

这时候的装甲车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安琪坐在装甲车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表,半个小时之后如果这些索马里人还不屈服,那么安琪就会下令部队进攻。

“长官,我们已经做好了进攻准备。”率领廓尔喀雇佣兵的杨眉少尉年龄和安琪差不多,他刚从尼亚萨兰陆军学院毕业不久,没有来得及参加世界大战,一直在伊丽莎白港服役。

“放松点少尉,你以前执行过类似的任务吗?”安琪随意递过去一支烟,顺口和杨眉闲聊。

“并没有,这其实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不过请您放心,只要作战命令下达,我一定会坚决执行。”杨眉表态积极踊跃,就在装甲车后面,廓尔喀雇佣兵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身上最显著的标志还是狗腿弯刀,和习惯把匕首挂在腰间的其他士兵不同,廓尔喀雇佣兵总是把弯刀斜插在胸前,这样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拔出。

“哈,咱们都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指挥一支部队。”安琪哈哈大笑,两个菜鸟聚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

“哇,您都已经是上校了,居然才第一次指挥部队?”杨眉确实是初出茅庐,不加掩饰脱口而出。

“我之前在勋爵身边工作,一直担任勋爵的副官。”安琪不以为意,在罗克身边工作的日子,让安琪对这些流言蜚语有足够的抵抗能力。

出生在安琪这样的家庭,各种各样的非议几乎是伴随着安琪长大,什么拼爹啊,背景啊,州长啊等等,真要在意的话估计早疯了,好像安琪这样的人,不管是有什么成就都是凭借关系获得的,和他自身的努力没有丝毫关系。

“那真是太棒了,能得到勋爵的言传身教——”杨眉满脸羡慕,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幸运儿,关键是比你幸运的人还比你更努力,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努力一辈子还不如别人投个好胎,其实也挺让人崩溃的。

安琪微笑不说话,抬抬手看看时间,安琪紧抿嘴唇。

杨眉也不说话,跳下装甲车向手下的军官们做了个准备作战的手势。

都不用长官下令,廓尔喀雇佣兵们齐刷刷的把刺刀抽出来装在步枪上。

最后一分钟,长老终于从围墙后出来,身后跟着上百个男人,纷纷把手中的步枪和砍刀丢弃在矮墙之外。

这就对了,有什么话慢慢说不行吗,何必打打杀杀的呢。

ps:抱歉,回来的有点晚,不过总算更出来了,请兄弟们见谅——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