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第158章 那些所谓的记录,就是等着我来破的

  

  在公开信里,杜采歌坦然承认自己的身份,用极有说服力的数据对比,说明他不会因小失大,说他不会因为百万元的稿酬而影响他价值数亿的股份。

用他之前好几本书甚至都没能签约来进一步说明,他并没有公器私用。

然后那几句借鉴了“食指”的“相信未来”,极有煽动力的排比句,让不少人心荡神驰,对他心生好感。

最后用“老人与海”里的台词,向诸多大神发起挑战,也令许多年轻读者中二之魂熊熊燃烧。

九真一假的叙述,让人以为他说的全部的都是实话。

吃瓜群众们议论纷纷。

“我特地跑去看了《诛仙》和《鬼吹灯》,不得不承认,能写出这样的,他不需要任何暗箱操作也有资格拿月票榜头名。”

“看了他的《老人与海》,我觉得吧,能写出这样文字的人,绝对不是卑鄙之人。”

“我在烟花的群里,烟花已经说了,他和海大神交已久,很欣赏海大的。这次竞争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水虾也说话了,他说这次的事情是由他一时说话不当引起,他已经道歉了,海大也没为难他。”

还有一些机灵的读者,也意识到了这次事件背后可能有幕后黑手。

“这次的事绝对不简单,想想前几天,全网都在黑林可。林可是谁?是海大以前的一个马甲。说明了什么?海大在娱乐圈有太多敌人了,有人见不得海大好,想找机会置海大于死地。当时因为警察总部的发声,还有微博、贴吧对林可两个字逻辑屏蔽,才没闹下去。这才几天,那些幕后黑手又不消停了。”

“可不是嘛,这次的事情看着就不对。绝对是背后有人挑事!”

“哈哈,这是好事,如果不是有人挑事,我就没兴趣去看《诛仙》和《鬼吹灯》,说不定就错过了这两本神作。看了之后,我只想说:我吹爆这两本书!”

了解了现在大致局面后,杜采歌便再次开始了搬运。

为了尽快还清欠债,赚到一个亿来拍电影,他决定要鞭策自己,不能那么咸鱼了。

每天少看半小时电影,少上半小时网,就能多搬运几千字,每个月就能多赚几十万。

搬运了二十分钟后,杜采歌想,这段情节我要看一段电影,来找找感觉,争取写得精彩一点。

然后津津有味地看到8点半,才想起去吃晚饭。

至于之前所想的,不能那么咸鱼了之类的……

你总不能阻挡他做梦吧。

到外面吃完饭刚回来,唐业执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老弟,明天怎么办?”

杜采歌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

“狗日的,给你点提示,新歌,第一次,今天是限时免费的最后一天了。”

杜采歌说:“那就明天开始收费呗。现在下载量多少了?”

唐业执哈哈大笑,胖子那种独特的雄浑笑声震得杜采歌耳膜发痛,“我去你的,还以为你不关心呢,嘿嘿,原来你还是想知道的嘛。114万,恭喜你,达成了一个新的记录。”

“记录就是用来被人破的。”

“这句话很不像你的风格。”

“那我的风格应该是怎样?”

唐业执学着他的语气:“那些所谓的记录,就是等着我来破的!”

杜采歌捂额。原主太中二了吧!

顿了顿,唐业执说:“那按照原计划,明天开始五折销售?”

“还折个鬼啊,”杜采歌说,“刚刚破了首周下载记录的歌,凭什么五折销售?直接恢复原价!”

“你真特么奸诈!但是我太喜欢了。行,明天就恢复原价!”

……

到了第二天,《鬼吹灯》《诛仙》《老人与海》的收藏仍在暴涨,虽然涨幅不如29日那么吓人,但也足够让人瞠目。

而《诛仙》的收藏还在不断地转化为订阅,均订在持续快速增长中。

到了中午,就已经破了20万均订,不但牢牢地霸占着月票榜榜首,同时也霸占着热销榜榜首。

但这些都不是杜采歌在意的。

他真正在意的,是干爹应承他的事,让一些文化界的名人来评价他的《老人与海》。

虽然这些文化界的名人不一定有很多的粉丝,但绝对逼格满满。

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好评和认可,杜采歌将来能更容易被实体出版的圈子认可,被严肃文学的圈子认可,在身上镀一层金。

将来投身影视行业,也能更有逼格。

毕竟,“网络写手海明威化身导演,准备投拍处女作诛仙”,和“白杨文学奖获奖者,作家海明威准备亲自执导诛仙”,在圈子里得到的反馈绝对是不一样的。

不管是物色演员、剧组成员,还是在拉投资、承接植入广告等方面,都有着天壤之别。

从昨晚开始,就陆续有一些文艺界的大咖发声。

比如杜采歌曾经在霍彦英的茶馆里碰见过的阮岳珩(卤蛋老头)和张燕南(南叔)。

他们的身份都很高,各自有着一长串的头衔。

前者是著名民乐大师、魔都音乐学院教授、首都音乐大学终身名誉教授等等。

后者是大华国音乐家协会副会长,大华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副会长等等。

除了这两位熟人之外,还有更多杜采歌不熟悉的名字,必须用百灵搜索才搞得清。

有音乐圈的,有影视圈的,有美术圈的,当然也有文学圈的。

可见霍彦英的人脉之广。

这些艺术界的人士,或许不是特别有名,但绝对是咖位非常高,逼格满满,什么歌王歌后,什么影帝影后,在他们面前都不敢起高腔的那种。

到了下午,杜采歌准备出发去接杜媃琦的时候,有一个重量级大咖的微博更新了动态,如同重磅炸弹投下。

“今天有个朋友跟我说,老王,老王,我推荐你看本书,你一定要看。我本来是不乐意的,凭什么你说要看我就一定得看?后来想了想,我决定去看两眼,随便挑点刺,然后骂他:你给我推荐的什么垃圾玩意。然后我就看到了现在,真好看。《老人与海》,今年白杨文学奖的最有力竞争者。”

然后@了一大串名字,都是文学圈的顶级大咖,各种文学奖拿到手软,甚至包括了大华国唯二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两位文学巨匠。

这个老王是何许人也?

杜采歌也是用百灵搜索了一番才知道。

这位并不姓王,而是笔名“王陌”。

出版过几十本书,有,有散文,有教育学,有文学研究,还有《论语心得》之类的。

说“著作等身”稍嫌夸张了点,但确实是文坛一位大家。

他近几年写作少了,似乎进入了灵感枯竭期。

但是知名度不算低,经常出现在电视里,以客座、嘉宾的形式参加各种综艺,访谈,属于大华国人们最耳熟能详的作家之一,也是京圈的头面人物,据说和长老院的好几位长老相交莫逆。

至于职务,倒是不高,区区一个全国作协主席而已。

而已。

已。

杜采歌前世在地球时,也与这种层次的文艺圈人士来往过。

不过尽管他是最年轻十亿俱乐部导演,和这种重量级大咖还是有点距离,在人家面前,他只是小字辈的。

所以杜采歌特别懂得“王陌”这条微博动态的分量。

这意味着,他已经入了“王陌”的法眼,只要他找时间去拜访一次,纳头便拜,对方就会接纳他进入圈子。

这个圈子,对外叫做“京圈”,是大华国文化领域最顶尖的圈子,没有之一。

而对方是京圈大佬,让不让他成为圈里人,只是对方一句话的事。

如果能进入这个圈子,并且跻身圈子的中上层,他如果想拍电影,没钱拍,只要嚷嚷一句,就有人把钱准备好。

再嚷嚷一句,就有人把演员、把剧组都准备好。

在审核的时候,如果影片有稍稍越线的地方,打个招呼,自然有人去游说各路神仙,然后给他绿灯放行。

等到上映的时候,只要他别自己作死去得罪人,排片怎么也不会低。

但杜采歌可没兴趣“纳头便拜”。

你是天下第一圈子。

但与我何干?

或许全天下人都打破头想进入这个圈子。

那又怎样?

我只埋头抄我的书,拍我的电影。

我不去得罪你,也不会跑你面前去阿谀奉承。

脊梁骨天生又直又硬,弯不下来,不好意思。

当然,杜采歌也不是排斥进入京圈。

等他将来有了名气、地位,对方想要拉拢他,吸引他进入那个圈子,杜采歌也不会抗拒。

毕竟圈子里是有很多文艺领域的牛人,与那些牛人交谈,可以增长见识,可以拓宽视野,可以让思想的火花碰撞,迸发出灼热的灵感。

除了文艺领域的牛人,也可以遇到形形色色有趣的人,让人生的旅途增添几分别致的风景。

王陌的微博仅仅只有40多万粉丝,比起那些大红大紫的歌星、影星,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到。

但他更新的这条微博动态,却似乎是开了一个头,在文艺圈里开始掀起一阵旋风。

几位分量比他略轻的大咖也发表了《老人与海》的读后感,似乎谈论《老人与海》已经成为文化圈一个流行的话题,成为需要打卡签到的一项活动。

杜采歌关掉微博,出门去接杜媃琦。

刚从地下车库驶出来,就听到手机疯狂地震动。

他将车靠边停下,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刘梓菲。

“杜哥!”

“喂?拍摄结束了?”

刘梓菲的声音有点疲惫,更多的是满足和兴奋,“恩,全部结束了,我们刚下飞机,还在魔都机场呢。”

“都顺利?”

“都挺顺利的。嘿,我说句话,你不许笑我。”

“你说,我不笑。”

刘梓菲压低了声音:“其实啊,我觉得,我拍得挺好的。”

“恩,我会认真看看你拍的素材,”杜采歌笑道,“如果拍得好,我会给你奖励的。”

“什么奖励?”刘梓菲立刻显得抖擞起来。

杜采歌马上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这是他以前对自己的副导演常说的话,有些镜头他会交给副导演去拍,如果拍得好,他会口头表扬,给红包,乃至把一些更重要的戏份给对方拍,以资奖励。

但是刘梓菲虽然在这部短片里给他充当副导演,暂时他却没资格去奖励人家。

人家好歹是魔影的高材生,他在这个世界却是没有任何拍摄方面的资历。

好吧,除了那些臭名昭著的“艺术照”。

想了想,杜采歌说:“奖励就是,等我筹到钱,准备拍新片的时候,如果你做好了准备,我会邀请你来当我的副导演。”

刘梓菲半天没说话,好一会儿才用近乎呢喃的语气说:“好啊,你要记住哦,你答应我的事。”

“恩,我记得的,”杜采歌看了看时间,“我要去接我妹妹了,晚点再说吧。”

刘梓菲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素材给你,你先粗剪一下,再去做后期。”

杜采歌稍稍计算:“6点半左右。”

“那你能不能来接我?就是上次的酒店。”

杜采歌爽快地答应了:“行,那我请你吃晚饭吧,把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

刘梓菲闻言很开心:“一言为定。”

挂掉电话,杜采歌专心开车,5点多一点就到了14中门口。

但是这里没地方停车,杜采歌四处找了找,把车停在一公里外的一个停车场。

等他重新赶到校门口,已经差不多5点半了,有学生陆陆续续地出来。

他等了一会,很快一个苗条靓丽的身影奔了出来。

“哥!”

杜采歌微笑着,微微弯腰,张开手臂,准备把妹妹抱入怀里,兄妹两感人地相逢,他将抱起来转圈圈,女孩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多美的画面。

美丽的女孩儿冲到他面前,带着一股清雅的香风,挥动粉拳,凌厉的下勾拳轻轻地打在他的下巴上:“喝!你这个坏哥哥!整天只顾着泡妞,几个月了都不来给我送零食!我恨你!”

哎呀,哎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